财新传媒
2011年06月21日 21:36

长篇小说连载57\59   心在别处

五十七、

一天,老于去机关办事,他从办公室给老蔡打了个电话,约着见个面。上午十点多,两人在一家茶楼坐下,靠着窗子,有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着。

怎么样?老于。老蔡问。

老于说,还好。

孩子怎么样?

老于说,还行,就是晚上老哭,睡不好觉……

老蔡笑说,过去老百姓遇到这种事,都到路口贴张小条儿,上面写上: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光……要不要我来给你念三遍?

老于听了也笑,说,迷——信—......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0日 21:32

长篇小说连载54\56    心在别处

五十四、

老蔡七点半被闹钟吵醒,他推了推熟睡的赛男,听到她答应后,先下了床,去了卫生间。在卫生间里,他听到赛男也下了床,去了外面的卫生间。他和步步从一开始就一人一个卫生间,分别称为男厕所和女厕所。

昨天晚上他和赛男计划好,早上去附近的小吃城吃早饭,上班高峰之前出城,向北,从十三陵到南口,争取看四个地方的墓地。趁着天刚亮,路上人少车少,老蔡立刻把车速拉到100迈。

赛男在一边说,还可以再快点儿!

老蔡说,哼,一听就不是亲的,不说劝我慢点儿,还劝我更快!

赛男掏出一颗枣......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9日 22:51

长篇小说连载51\53   心在别处

五十一、

星期六,Log和小谢照例来梁家岔上课。中午的时候,曲步步再一次把自己想请一个固定的老师的想法提了出来,征求他们的意见。

Log盯着她的眼睛,半天,问道,步步,是家里有什么事了吗?

曲步步说,不,不是现在有事,我怕万一……像这次这样,家里老人再突然有个什么……找人代课,太麻烦大家。

小谢说,怎么是麻烦,这也是我们大家愿意来的呀!

Log说,家里不是就剩一个老人了吗?

曲步步说,那我……她如果病了,我也不能......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8日 22:52

长篇小说连载48\50  心在别处

四十八、

追悼会于父亲去世后的第七天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杭州的姨妈和表姐、湖南的叔叔和堂弟都赶了来。姨妈一家住在家里,和妈妈作伴;叔叔一家就在外面住,老蔡已经给他们开好了宾馆。

老蔡本打算给父亲买一套新的呢料中山装,被妈妈否决了。妈妈说,爸爸只喜欢军装。他这才从父亲的旧军装中挑了一套八成新的给父亲换上,鞋子是手工绱的敞口布鞋,袜子是纯棉的军用品。妈妈让在追悼会那天给爸爸把眼镜也戴上,怕爸爸上了天走路看不见,老蔡没同意。爸爸又不是知识分子。

当天早上,干休所发了两辆大巴和十几辆小车。老蔡一家及亲属乘坐的中型依维柯早早就出发了。小燕和公务员小李负责用轮椅推着老......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7日 22:04

长篇小说连载46\47    心在别处

四十六、

一早,老蔡接来保姆小燕,给了她个旧手机做联络用,租了张行军床,让她住到了医院,陪在妈妈身边;自己就在爸爸和妈妈两边跑。小燕到的时候,妈妈已经醒了,正在护士的帮助下艰难地翻身。老蔡一个箭步上去托住妈妈的后腰,护士麻利地抻平床单,扫净,用另外的枕头做靠背顶住她的身体。

一见老蔡和小燕,妈妈就哭了。她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护士说,少说话,病人的气可不够用呐。

老蔡弯腰抱住妈妈,说,妈妈,有我呢,别怕。

护士说,十分钟以后把她放平就行&hellip......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6日 22:35

长篇小说连载43\45    心在别处

四十三、

老蔡酒醒后已经是傍晚了,他接的第一个电话是老于来的。

老于说,老蔡啊,怎么样了啊?

老蔡说,老于,我是怎么回来的?是你们送的?

是啊。头疼了吗?老于问。没什么不舒服吧?

老蔡说,老于,我是不是出洋相了?

没有,没有,你什么都清楚,自己也能走,就是有些迷糊……我们不放心,就送你回去了。……你的家不错嘛,老蔡。

老蔡还是放心不下,又问,我真的没胡说八道吗?

真的没,真的,我不骗你,实事求是。

那就好,如果我说了什么不带劲的话,请多多包......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5日 20:39

长篇小说连载40\42    心在别处

四十、
  Log那天没去成小新家,是因为父母不让他出门。老两口嫌他浮躁,批评了他一顿。告诫他,抓紧时间读书充电,在实践中就不会出问题。环保的工作在我国是新课题,面对这么严重的污染,不是你建几座集注站、撬装站就能对付的;而且既然做的是环保工程师,就要有建树,不但要做好实际工作,还要有总结,要在理论上有突破。
  这都是Log发给曲步步的短信内容。Log写道,我在州立大学教能源管理的时候,出过三本书,我父母都看不上,他们说仅仅是教材而已,他们希望我写的书能自立为一个流派。我想,我都快成流浪汉了,就算西北流派好了。
  春节一过,曲步步就准备回梁家岔了。老蔡在年前就把妈妈送给娃娃们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4日 21:54

长篇小说连载37\39   心在别处

三十七、

送走了刚英以后的一段时间,老蔡与老于、赛男没有再联系。

一天,公司的副总老潘给他来了一个电话,非正式地告诉他,对于他的调查已经告一段落,上级的态度是,情有可原,下不为例,暂时不予追究了。

老蔡松了一口气,给步步发了短信,报了平安,一个人又去了南方。他准备在珠三角转几个城市,会一会当兵时的战友,顺便也看望几个父亲的老战友,他们都是耄耋老人了,其中有两个已经神志不清。

这天,在当地武警当一把手的同班战友庆平在他们自己的招待所请客喝酒,给老蔡接风。很多战友从广州、深圳、珠海、东......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3日 22:00

长篇小说连载35\36  心在别处

三十五、
  老蔡把这段日子称为“混吃等死”的日子。单位显然可以不去了,因为人人都知道他惹祸上了身。舆论并不都是倾向于他的,因为,虽然他当时说是为了大家好,但是也不排除他掺杂着个人利益,自己也有好处,再说,谁知道还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事情呢?一世英名啊,一世英名。老蔡!
  老蔡只有离群索居,闭门思过,等待“大限”的到来。他的几个老同学分别都找到了关系,有的说没办法,有的说试一试,有的说保证没事了。但是同样出人意料的是,无论成与不成,没有一个人提到用钱打通的问题。老蔡事先就已经想好,如果提钱,那就宁愿去坐牢,不求任何人了。不是没钱,而是恶心。要钱的都是下三滥......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3日 04:48

长篇小说连载31\34    心在别处

三十一、

赛男再给老蔡打电话,那边已经关机。而他的其他电话她又不知道,她这才觉得,其实自己对老蔡的了解基本只是零点一。知道他的手机,知道他的年龄,知道他的老婆去陕北了,知道他曾经是个老总……还知道什么?但是,你为什么敢对他信口胡说毫不提防?

说实话,赛男对老蔡是毫无猜忌的。这些年,她国内国外地跑,业务多,人事少,长期接触的男人没几个。虽然近些年里中国男人的声誉每况愈下,找情妇,养二奶,频繁离婚,但是在她眼里,老蔡这种人就像是男人里的电脑安全模式,一是年龄老了;二是老总一类的人还这么落后,刚刚学车什么的,就说明不是花贼;三是他嘴上很刻薄,对女人也不轻饶,......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2日 08:31

长篇小说连载28\30   心在别处

二十八、
  星期六早上,不到八点,曲步步正领着孩子们升旗,Log和小谢就来了。
  娃娃们见了小谢,一齐喊,谢老师好!
  同学们好!小谢边答应着边跑过去,摸了摸每个娃娃的脸。
  转回头,小谢对曲步步说,曲老师,是我把陈老师叫下车的,他差点儿就坐过站了!
  曲步步看看Log,问,咋了嘛?
  小谢说,我上车的时候没看见陈老师,他坐在紧里边睡觉呢。等我下车的时候,顺便往里边看了看,没想到……
  Log歉疚地说,我一上车就睡着了,事先我跟司机打了招呼,你看,他也没叫我……
  小谢说,他可能是忘了吧!陈老师真镇定啊,从里边挤出来......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1日 10:42

“苟不求生,神不强也”

父亲的干休所楼上跳下一年轻女子。众老头为之唏嘘。查问之后,始知并非本所老人的子孙,而是租住在此的一位公司白领。我家保姆探问回来说,救护车来的时候,那女子还没咽气呢。保姆继而说,自杀啥呀,她们活得不比我们强?

每年高考前后,都有学生自杀的消息传来。今年又有一位湖南考生因为迟到被拒绝进入考场而自杀。可惜得很。

近年来,自杀似乎变得越来越轻易。倒是在改革开放前二十几年的艰苦岁月里,人们虽然承受着巨大的生存和精神压力,反而越发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也许这多是因为我们社会对于自杀行为的评价历来不高的缘故。曾经最极端的词汇是“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rdq......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1日 05:47

长篇小说连载23\27    心在别处

二十三、

赛男赶到月亮湾找老蔡,是一个偶然。前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她听一起开会的人说,有人准备回烟台,马上就走。赛男立刻提着行李等在门口,找到那人搭车。到了烟台已经夜深。当晚住下,一早赶到蓬莱,只用了一个小时。看看天气,还算晴朗,如果风大浪大,船就无法开。所以猜到老蔡应该先上长岛游览,就来了,居然就找到了。

赛男说,人还是需要点运气的。

老蔡说,我可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什么样的?

老蔡说,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

哎!算你狠,答对了,加一分。赛男说着坐到旁边的礁石上,加了一句,说,老蔡,你还算有眼力。

&nb......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0日 13:34

长篇小说连载19\22  心在别处

十九、

第二天上午,老蔡从储藏间拽出一堆冬季用品,一套驼绒裤袄、几套保暖内衣、雪地靴、厚毛毯……都是步步走的时候带不了的东西。然后带上现金,他出了门。

十点多,他到了基金会所在大厦的停车场。

赛男还没到,老蔡就在车旁等她。遥远的稻草慢慢地清晰。大卡车上站起来搬方向盘的赛男,“鱼鱼鱼”饭桌前争着放调料的赛男,古驿城里像个懒洋洋的老板娘的赛男。一会儿,只见一辆红色雪佛兰越野车风风火火地冲进停车场,他就知道准是赛男来了。赛男一身深黄色休闲装,头发用黑发带绷着,像一蓬蒿草直冲蓝天。

想起临走......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9日 21:59

长篇小说连载17\18   心在别处

十七、

这天一早,赛男给老蔡打电话,她要去老于的基金会那儿,想捐些钱和衣物,她说,秋天了,咱们捐点东西给贫困地方吧。你也找找,把旧衣服旧被子什么的也一起带过去,新的更好……再捐几个零钱……

老蔡就笑了,说,零钱没有,整钱要不?

当然要了!

要多少?

越多越好啊!

听到赛男的声音,老蔡顿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他说,但是今天不行,明天也不行,可能下星期就行了。

赛男一听就急了,说,下星期?下星期就该冻死人了!……不行!你一定要抽时间出来一趟!

老蔡说,开会,真的,我不能缺席。

赛男说,那成,你......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9日 04:48

长篇小说连载13\16    心在别处

十三、
  去梁家岔的路上,司机提醒曲步步说,你要是愿意的话,最好买上两箱水带上,……怕你去了那儿不习惯……
  曲步步大大咧咧地说,没事,习惯,我在那儿呆了五年呐!
  司机欲言又止,没再说什么。可是上山之前,曲步步还是在路边小卖部停下来,买了一些真空包装的吃食,包括糖果和糕点,准备给当地的孩子,同时还买了一箱纯净水装到车后。三十年过去了,村里不知道还有没有认识自己和自己认识的人。
  上山又下山,下山又上山,路不平,车子颠簸得很厉害,中午在路边小铺吃的面条在胃里翻腾起来。看着车窗外弥漫飞舞在周围的黄土阵,曲步步怎么也想不起来当年插队时的黄......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8日 04:28

长篇小说连载11\12   心在别处

十一、

第二天一早,在宾馆吃过早饭,曲步步走出宾馆的时候,延安那边油田来的中巴车已经等在门口的便道上了。Log在车边等她。他这天穿的是一身洋里洋气的浅蓝色带深色饰带的作业服,袖口和裤脚都是扎紧的。

曲步步一边把拉杆箱递到他伸过来的手中,一边问他,Log,你带了多少衣服来?

Log说,就两三套。

曲步步说,光我看到的就有三套了,

Log说,这边土大,黄土高原呀,我怕来不及洗……

曲步步说,你想得够周到的。

从西安向北去,到延安有大约三四个小时的高速路程。如果想一路看看景色,就要走国道省道,甚至其他级别不高的公路。Log选择走普通的国道、省道......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7日 05:06

长篇小说连载10    心在别处

十、

关于四个人当晚住在哪儿的讨论并没有进行多久。

老于温和地反复地对刚英说,其实出来就是要过一过不一样的生活,是不是?住住老乡家,吃吃农家饭,只要注意消毒,就什么病也得不了……

刚英无奈,说,那……好吧。

赛男马上接过来,说,那就马上去号房子!我们野营拉练的时候,我专门会打前站,号房子是我的长项!我去!

老蔡说,不急,大家一起去。

从城楼下到街上,他们把车开进街里,靠边停下。四个人并排沿着土街走,左看右看,不少院子的门上都贴着饭店、客栈的牌子,诸如春来客栈,富豪饭店,......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6日 05:29

长篇小说连载8\9     心在别处

八、

老婆一走,老蔡立刻决定出去玩玩。哪儿呢?先在近处找个郊区县走走。他打电话找老于,老于在上班。但是老于说,如果你愿意等我的话,我下午可以早下班一会儿。

老蔡说,那就等你,自己开自己的车啊。

老于说,那当然。

他们约好了集合的时间地点,商量好的目的地是长城外的古驿城。

下午三点,在八达岭高速旁的一个入口附近,老蔡和老于见面了。老蔡开的是一辆野战绿的大切诺基。老于的开是一辆现代越野。老于下车就说,老蔡,先别走,我叫了那俩女的了……

老蔡一愣,这个念头他开始也有过,但是一想到去野外,......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5日 05:23

长篇小说连载7     心在别处

七、

曲步步乘坐机场大巴提前一个小时到了机场。Log已经在国内出发的大厅里等她了。Log穿一身藏蓝色西装,外面一件笔挺的深灰色短大衣,衣领压着一条棕黄色格子的围巾,里边蓝底金星的领带,着装比同学聚会的时候正规得不是一点半点。看得出,他身边有个品位不低的女人。曲步步立刻检讨自己的行头,浅棕色羊绒外套,一身米色便装,棕色便鞋,为了好走路。整体看来还算不丢人。曲步步对牌子是一律不认的,即使人家送礼物的时候专门提醒是什么什么世界名牌的包包、鞋子或者什么,她也不记。但是她辨认得出什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