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文章归档 > 2009年六月
2009年06月22日 11:22

我们能看什么

我们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呢?

最近有两个政府部门比较出风头,一个是广电总局,一个是工信部。

广电总局出的是“意见”,先是口头传达,据说今后不能播出30集以上的电视剧了,同时也不能播出已播电视剧的续集。这个意见已经被中央电视台的执行方面视为新规定,还说,这些指令是指导性政策。看看,一转眼,已经从“意见”变成“新规定”;又变成“指令”,最后变成指导性“政策”了。

工信部出的却不是意见,是“通知”,要求2009年7月1日后出厂和销售的计算机应预装绿坝软件。这些天,关于“绿坝”的争论已经沸沸扬扬了,故不赘言。

巧的是,两个部门做的其实都是同一件事情,即,他们是在决定老百姓能看什么不能看什......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4日 22:00

“东方之子”:远去的身影

中央电视台的曾以“浓缩人生精华”闻名天下的“东方之子”栏目,已于2008年春节前寿终正寝,退出历史舞台。一直想写篇祭文,但一时抽不出空。最近,刚刚完成了一部长篇小说,又想起“东方之子”来,就像想起一个仍然在等待下葬的朋友。

从1993年“东方之子”振聋发聩的出生,火爆,衰微,边缘化,到2008年的最终殒命,总共经过了15年的时间。那以前的人物专访还不多,而且人物纪录片多是以歌颂为主,用第三人称,诸如“他说,我要为共产主义理想如何如何……”,观众常常感到不真实。既然那人就在屏幕上,为什么不让他自己说出来,还用“他说”“他说”的?而“东方之子”的方式就是在主持人的帮助下,由被访对象自己表达出他的想法和所......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8日 10:19

母爱与母不爱

此次去淮阴,还有个发现,即在草绿苔青的淮阴文化中,除了容留、扶助失意者的胸怀之外,还有一种更博大的情感,就是来自民间的不分贵贱高低的母爱情怀。普通的劳动妇女“漂母”无名无姓,只是众多在河边漂洗的妇女中的一位。只因她曾经向一个落魄的少年韩信伸出了手,一连多少天,每天省下几口饭,把一个母亲的爱给予了一个非亲生子女而名垂千古。

我曾想过,既然韩信成为楚王以后还能找到她,并赐以千金,留下她的故事,造出她的坟塚,那么她的名字就应该是有记载的,也一定能够查到。但是人们有意忽视了这些,人们就是愿意把这样一个历史典故冠于淮阴所有的母亲头上。“漂母”之乡均为“漂母”,这才是地方文化形成的基础。

这次......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2日 16:49

万事当观失意时

前些天去了淮阴。

同行九人,乘晚上7点28分的火车,晨4点20分到达淮安市。往日对于淮阴市的记忆全然需要更新,它早已在2001年被合并为淮安市的一个区。

清晨4点钟的淮阴,天色由浅灰而淡蓝,是一种弥漫的空蒙,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尾声。市区街道上已有人行走,像是赶早市的菜农。几位新结识的朋友,一座新到达的城市,一场即将举行的对“漂母”的祭奠仪式,都是能够令人兴奋的因素。

韩信与“漂母”的故事已经广为流传。“漂母”,淮阴人,姓氏不详,仅知为秦汉之际常在淮水边浣洗丝絮的劳动妇女中的一位。韩信少年困顿,流落在城下水边钓些鱼吃。“漂母”怜他经常挨饿,便把自己带的食物分一些给他。韩信天天垂钓,“漂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