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文章归档 > 2010年08月
2010年08月21日 05:49

文艺的走势图

近日关于美国经济二次探底的讨论和文化体制改革的风声很有意思。不同的是,那边一说要探底,这边就紧张;那边一说要改革,这边就立刻说文化市场如何繁荣。对比之下,令人想到,文艺的走势,谁说了算?

比起经济,文艺有些寂寞。

经济很幸福,它的指标千千万万,从股票到期货,从焦炭到大蒜,从百货到钢铁,从汇率到黄金,从就业率到出生率……各行各业都被各种指标表达着,无数的红绿线、红绿柱和红绿箭头表示着经济的现状。即使...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8日 13:05

人口普查稍显仓促  名词设计不够科学

昨天,人口普查的调查员进我爹家了。我正巧在那儿,便从容应对。但是为了一个名词,我还是忍不住纠正了来人一下。

我的情况并不特殊:我的户口在我爹家,但是我还有自己的家。这就出问题了。调查员把我算做人户分离。我没意见,但是我觉得并不准确。我又问她们,那我在那个家接受调查的时候,是不是同样算人户分离呀?她们回答,当然是。我再问,这么说我一个人就算了两个人户分离的数,是吗?将来统计上去,北京市人户分离的统计...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15:08

对“围剿”一个人的恐惧

有个古时候的故事,家喻户晓。

晋国的国王想攻打虢国,但是需要向虞国借路。他就派人去虞国说服虞国的国王,并许以宝马和美玉。虞国的国王贪图财宝,不顾臣子有关“唇齿相依”的劝告,做出了允诺。不久,晋国借道消灭了虢国,随后顺手就灭了虞国,还收回了送给虞国国王的宝马和美玉。

此故事乃“唇亡齿寒”是也。

如果我们对近几年相声的发展还有些记忆的话,谁都不会忘记,在2006年以前的一段时期中相声舞台上的萧条与无奈。多...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15:07

骂人的要领

近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引得全国共讨之,全网共诛之。以往,我们普通人都是跟随者,看人家骂,跟着听,纯粹地听,纯粹地看事物,纯粹地判断谁对,谁不对,然后抛出我们的愤怒和鄙夷。这样往复来回,当着别人的分母,充当着所谓的大多数。

我们的处境决定着他人的处境。我们盲目的大多数盲目地决定了他人的命运。这在文革中比比皆是,屡见不鲜。而在文革后,承担主要罪责的人被处罚,而盲目的大多数,也是曾经盲目的帮凶们,...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15:06

“金三角”的上海大汉

今年5月初,昆明春雨初霁,我有幸结识了上海人吴俊。他一米八几的个子,一副酷似电影演员胡军的相貌。尽管已经很惹人注目了,恰恰更有他的身份,令人不禁真的感起兴趣来。他在金三角工作,做的是伟大的事业——替代种植——把种植罂粟改变为种植其他的经济作物。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确非常伟大。

吴俊曾经属于那种“数钱数得手抽筋”的人,做过国际大公司的“买办”,销售范围覆盖整个华东。另外,他也尝...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15:06

吴起县的财富

最初知道吴起镇这个地方,是从《长征组歌》开始的。

那段《到吴起镇》很是撩人。先是一段欢快的齐唱,“锣鼓响,秧歌起。黄河唱,长城喜。”这四句来回来去唱够了,然后满台的女演员齐刷刷拿出了竹板,用抒情优美的歌声唱起了 “腊子口上降神兵,百丈悬崖当云梯,六盘山上红旗展,势如破竹扫敌骑。陕甘军民传喜讯,征师胜利到吴起,……”

吴起地处陕西,是延安市下辖县,曾经是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的落脚点。可是,直到长大,六盘山...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15:05

唐骏还不是被逼无奈?

人人都明白,如果有一个人站到了他凭自己的能力达到的阶梯上,你是用过去的文凭要求他,还是以现在的成绩评价他?可是事到临头,为什么人们都兴奋大于冷静?

如果唐骏还年轻,如果他没有所谓的博士文凭,在一个倾慕虚荣的环境里,他有机会做到现在的成绩吗?不敢想像。微软当年敢用他,难道也是被“西太平洋”骗了吗?

放手吧,好心人们!我们一生中被欺骗的事情还少吗?随便想想吧。而来自唐骏的欺骗是最无害的。如果只是娱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