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一月
2010年01月26日 10:31

怎样理解张艺谋

张艺谋粉红翠绿的《三枪拍案惊奇》入围柏林电影节,角逐金熊奖,令不少国人瞠目。

他的《三枪》是他拍摄的所有影片中反响最大的,意见对立的激烈程度最高。那篇《三枪一响,张艺谋疯了》的评论也脍炙人口,风行一时。

张艺谋疯了吗?显然没疯,却被人视为疯了。为什么?就是因为他远远地超出了常人的思维,或者说是超出了常人认为他应该保持的思维。

看看他的艺术轨迹,从《红高粱》到《秋菊打官司》,从《活着》到《菊豆》,从《一个不能少》到《我的父亲母亲》,哪怕是禁演的,也一直是一片叫好声,各自来自国内外的荣誉纷沓而至。

后来到了平庸期,拍了《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有话好好说》、《幸福时光》等,都......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4:48

知识分子群体犯法及其他

知识分子群体,目前已经无法界定。高的、低的、穷的、富的、政界、学界、海归、土鳖、城里的、乡村的、金融地产的、街头卖保险的……总之,对国家政策影响力的大小,因人而异,却永远不再有整个群体的形象。

据消息称,目前我国买卖论文“产业”的规模已近10亿元,规模远超一些中型企业和上市公司,而且其中72%的文章系全文抄袭,24%为部分抄袭。这涉及到全国大大小小的高校、科研单位、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及其主管部门,从政府公务员、学术机构人员,到普通职员、本专科学生。

就是说,官学两界,都是“论文产业”的消费群体和市场。

本人并不危言耸听地认为,这无疑就是犯法。起码是初级欺诈。——没有能力或者缺少能力......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4:47

没有房产证不等于没有房子住

我年轻的时候,对于房子的认识只有一个字:等。

那时候的人们多是靠单位分,靠不住单位的就设法找房管局租,房租非常低,每平米几毛钱,一间十平米的房子一个月两块多;尽管如此,仍然有人租不起;然而只要租下了,基本就能住一辈子。那时各区各片的房管局职工非常吃香,他们脑子里布满了管片里的住房图,认识他们的人或者拿着街道介绍信的人就能够租到房。

当然,有本地户口是基本条件。

一次,我所在单位的一位女干部嫁给了一位家在外地的男人,我和同事们去她在长辛店新婚的家看望。一进门就有些愣。她是和父母一起住的,屋子不大,一张上下铺的双人床,下铺住父母,上铺是小两口。新婚的小两口如果想行人道的话,只有在......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4:47

忍看苏珊成“大妈”

英国的一位女歌手苏珊·波伊尔(Susan Boyle)在英国独立电视公司的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时的名人。她芳龄48,传到中国以后,不知是谁发起的,就变成了“苏珊大妈”。刚听时,我吓了一跳,难道中国已经年轻化到连48岁的人都算老了吗?就算是幽默了一把,仍然觉得不对劲。

想了一想,现在究竟是什么人在主导媒体上的称呼呢?好像是一群二十来岁或者冒充二十来岁的人们。就看电视里吧,小记者举着话筒,见人就叫大爷,大妈,是人人都变得亲近了呢?还是他真地以为进了村,跟谁都熟不拘礼到如此了呢?非也,是因为媒体没有规范了。

一次,北京电视台某频道到我所住的小区采访文明养狗的典型。一位四十岁的女士被选中,她热情地接......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4:46

对“大玩家”王世襄的一次探访

刚刚去世的95岁的著名文物专家王世襄老人的一生被称传奇,就是因为他把“玩世”人生玩出了大名堂。按说人各有志,志不分高低短长,有志者事竟成。今人的共识是,最幸运的职业人生是个人兴趣与职业的高度一致,恰恰又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世襄老即典范。

1994年,在马未都的介绍下,我和东方之子的编辑、摄像师曾有幸进到北京东城南小街的一个大杂院。王世襄老人就住在这个大院子的里院北房。北房一溜四间,从东厢的小门进到最西边的屋子,满屋无物不古,家具、书籍、字画、文房四宝,甚至炉子,皆是文物。尤其尽西头那间房里,堆满了老家具,柜子摞柜子,椅子摞桌子,根本插不进脚去。这是世襄老人早在1993年就捐给上海博物馆的家具......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4:45

暴雪中,靠近西柏坡

10日那天,雪霁初晴,阳光灿烂,我和几个朋友从北京出发去西柏坡,参加那里举行的西柏坡散文节,先前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午后两点多,在西客站的第四进站口,我看到我们将要乘坐的4567次动车组“晚点”的通知。4567这几个数就显得有些没谱,像是谁随口诌给你的一个电话号码。当时在场的人谁也没觉出什么,大家心情都好,相谈甚欢。好在“晚点”只晚了一刻钟,三点整就发了车。预计一个小时五十分钟后,五点之前到达石家庄,七点左右到达西柏坡,晚上还有联欢,同行的一位女士把在联欢会上朗诵的小文都准备好了。一切顺利,一路顺风,拜拜北京。

这次去西柏坡前,老爹兴致勃勃地告诉我,西柏坡所在的平山县曾经是晋察冀边区的“乌克兰”......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4:44

南下吴江

初冬时节,和朋友们一起南下吴江。就是那个苏州的吴江市,那个曾在诗人笔下“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风斜日鲈鱼乡”的吴江。

从上海虹桥机场出来,上高速,40分钟就到达了吴江的汾湖开发区。沿路有一座座厂房,间隔着零落的农屋,还有不大的湖荡,如果不是湖荡中那些似有似无的芦苇,便已然找不到“平沙尽处云藏树,远吹收来水定天”的影子了。

此次来玩,是因为汾湖开发区和中国桥牌协会联合举办了一场全国桥牌大师赛,人家大师们疆场角逐,有高额奖金;我们跟着打打边赛,纯玩,是苏轼的“千首文章二顷田,囊中未有一钱看”的境界。江苏这个地方人杰地灵,桥牌在此地非常普及,除了其太仓被誉为“桥牌之乡”外,吴江竟然出现了村级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4:44

从陈琳看女人的情感困境

歌手陈琳辞世,采取了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方式,非常可惜,但值得尊重。

她唱过的《爱就爱了》歌词里有这么几句:“……别再计算代价爱了就爱了/若失去感觉 算了就算了/结果别去管他 爱了就爱了/别再自我惩罚 做了就做了……”

从《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到她的《爱就爱了》,我以为她什么都懂了,其实她还是没有懂。懂什么呢?不是女人懂不懂男人,男人懂不懂女人,也不是谁来自金星谁来自火星,更不是谁对谁错,而是懂得这种感情的倏忽来去并不由个人的意志所左右。因此真正能做到“算了就算了”的实在不多。

一、

尽管外界有着许多猜测,牵涉到不同的人物,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把陈琳逼上窗子跳下去的只能是感情。感......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4:43

想到吕正操

想到吕正操

一个名人,或英雄,或模范,或高官,在他退出社会职务之后,再过一段时间,也会退出公众视野,再然后,逐渐退出同事或下属的目光,……而他的名字偶尔被提起来,已属不易;能作为年长日久被后辈景仰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会成为地地道道的对社会生活失去影响对时事政治失去声音的边缘人。只有他的逝世,还可能成为他最后的亮相,最终会有一些熟悉、不熟悉、亲切、不亲切的人悼念他,缅怀他。

在我们小时候,吕正操是个响当当的名字,冀中平原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吕司令,后来拍成电影的很多抗日战争中的故事都发生在冀中平原,也可以说,很多发生在冀中平原上的故事都拍成了电影。比如《地道战》《地雷战》《平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