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2年12月27日 05:00

电视剧出炉记(三)

有朝一日,带着钱过河的人和带着剧本过河的人摸在了一起,一部电视剧就要开拍了。

接下来的忙碌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起初的建组,导演、副导演选演员;制片主任拉班子,除了搭景、制景等摄制保障人员,还包括司机、买盒饭的等等生活保障人员,美术设计(原来称美工)、摄象师选景,看外景……百十号人,各司其职;这还都是大面上的事,电视剧那些片头、片尾上的一串串人名,哪个都不是吃干饭的。

好演员就是收视率。这期间,各个经纪公司演员的经纪人们,凭着猎豹般的嗅觉,穿梭而来,出价,议价,讨价还价;我曾经见过制作单位会议室里的一面墙,上面是某部待拍电视剧的各个角色的列......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2日 13:06

电视剧出炉记

一段时间以来,没有及时更新我的博客,因为在搞一部30集的电视剧,每集平均按14000字算,30集就是42万字。由此,也得知一些电视剧制作中的细节。80后90后愿意称为内幕,我只说是细节。

我的这部电视剧是一部青春剧,讲的是60年代中期一个高中班的三年。60年代最初是从1959年顺延而来的困难饥饿的两年,而1966年就是文革了。为单纯些,我选择了从1962年到1965年这三年。前面避开饥饿,后面避开文革,整好够高中三年毕业了。这个学校比较特殊,是解放战争时期成立的军队干部学校,后来渐渐吸收了一些部队的孩子和附近农村的学生,建国后成为普通高中。鉴于背景......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5日 11:29

春节前,大学校长在北京拆迁亲历

转发朋友的贴子,此校长也是我的朋友——博主


  南方某艺术学院何院长,最近亲历了拆迁,让他既啼笑皆非又无话可说。何院长1971年入党,2000年成为正厅级干部。2005年从北京调往南方任职。2011年2月退休。都说退休是个坎,为了安排退休生活,2010年在朋友介绍下,他倾囊中所有,再找亲友借了一点,凑35万投资北京昌平北七家镇小河湾乡村俱乐部,换得120米平房和近300米菜园地的使用权。该项目自1999年实施,按50年承包权,应该还剩39年。2010年,何院长利用节假日、寒暑假南北奔波,装修、置办家具等等,包括顶着烈暑清除院里的杂草,翻地平地,总算2012年4月退休之际可以住得人了,搬完退休手续第二天就......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6日 19:46

热爱一个地方的理由

热爱一个地方的理由

有些时候,出门旅游就像相亲,某个地方见过就算了,不会再去;某个地方你喜欢,离开了还在想,不但自己反复去,还要动员家人朋友去。标准是什么呢?只说是感觉好,似乎并不充分。

近日朋友推荐,四川宜宾的长宁县有个“蜀南竹海”,风景绝佳,那奥运宣传册第一页上,云海中众多绿色小丘陵形成的“百龟拜寿图”即出于此。最是那7万亩竹海的“天下富氧第一吧”,令人心向往之。

成行之日,上午从首都机场出发,中午到达宜宾机场。前往竹海所在地长宁县的路上方知,这里不但有竹海、竹石林、僰(音:博)人悬棺等自然生态,而且还有着丰富的历史人文景观,著名的太平天......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4日 21:48

勤俭歌

朋友有个洋女婿,是个很上进的青年。他出身虽贫寒,却全凭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当上了电脑工程师,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各样都好,只有一点,令老两口有些纠结。当老两口去国外看女儿和外孙的时候,发现女婿有些浪费。比如家里叫的披萨饼,只吃掉三分之一,还剩一大半,女婿就团吧团吧将剩余的饼扔到了垃圾桶里。老两口当然不便说什么,只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还有一次,小外孙溜进卫生间玩手纸,拉着卷纸,一直跑到客厅,还把手纸绕在身上,转啊转的,嘎嘎地笑;女婿看到,索性就把整卷的手纸拿出来,一把一把地拉开,给孩子往身上缠,缠得像个小雪人,笑成一团。从此,去卫生间玩手纸就成为小外孙的常规游戏。看着每天扔在垃圾桶里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9日 05:41

洗脑还是洗良心:职业道德应是第一课

网上疯传的“医跑跑”令人吃惊。上海一家医院正在手术中的医生和护士在“起火了”之后弃手术台上的病人而逃,致使一名正在接受截肢手术的全身麻醉病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上网“g”了一下,竟然发现此类事件并非少数。有的医生在手术台上与人发生口角,会甩下病人赌气出走;有的仅仅是为了“领奖金”而离开正在进行手术的岗位;更有的医生明知是把病人误诊为癌症了,但为了自己的面子,还硬着头皮让病人吃了大半年的化疗药品……

我年轻时候在部队医院当过几年兵。那时候,每天每天开会,都要读毛主席著作《学习白求恩》,医院里到处张贴的都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4日 14:51

长篇小说连载21\23结局

二十一集、

林光明正打电话找华云云,他准备请华云云吃饭。华云云会问为什么,也可能不问,可是万一呢?他自己准备怎么解释呢?他曾经认为她是王大力的女朋友,但是他判断错了。王大力看上的是小裴,他像所有普通的男人一样,按着大部分男人心里的模式找女人。华云云的确不符合那种模式。但是只有“过来人”才会真正认出华云云这块璞玉,她将会成为助手,朋友,哥们儿,伴侣,与你白头偕老。不过,林光明不敢猜想的是,华云云她是不是也这样看你,也把你看得如此宝贵。

华云云的电话响了十几声,林光明以为马上就会断线的一刹那,她接通了。喂?懒洋洋的声音,令林光明立刻想到华云云睡眼惺忪......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3日 19:09

长篇小说连载20 老大不小

二十、
  苏苏回来以后照常在“卡莱”唱。这天晚上,录音师常老师给她电话,告诉她节目播出的时间,就在第二天下午五点整的文艺频道。可是,安排在这样的时间,令苏苏有些失望。下午五点,该上班的人还在上班,该下班的人开始上路。谁看电视呢?在家的人开始做饭,下学的孩子在做作业,还有谁看呢?她问常老师。
  常老师说,嘿,你真不把自己当人!你不就能看嘛!还有那么多白天不上班的人呐!起码那些演员、导演没上戏的,再说好多人家只要有人在家的就整天开着电视,还有电视台的人也是时时刻刻开着电视的嘛!……你放心,肯定有人看!
  于是,苏苏就开始打电话通知亲朋好友。
......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2日 16:33

故宫自古一条路?

周日下午路过故宫和景山前的那条路,景山前街,曾被老舍先生称为北京“最美丽的一条路”,曾经是北京少有的一条交通顺畅的路,竟然被各种大巴小巴堵死,半天挪不动一步。

方得知,大衙门故宫前些天宣布,游人只能南门进,北门出。理由很逗。说为的是在里边参观时,人们都单向走,可以防止拥挤。想当年,崇祯帝从故宫去景山上吊,如果看看还要穿过这么一道车子组成的堤坝,估计也会气馁,没准就死不了了。

由此发现,故宫已经不是往日那个挤满了老学究的地方,而是早已由村干部管理了。

先说宫内交通。故宫很大,通俗地说,可分东区、西区、南区、北区,而希望游客只遵循从南到北的路线走,简直是痴心妄想。由......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1日 10:42

“苟不求生,神不强也”

父亲的干休所楼上跳下一年轻女子。众老头为之唏嘘。查问之后,始知并非本所老人的子孙,而是租住在此的一位公司白领。我家保姆探问回来说,救护车来的时候,那女子还没咽气呢。保姆继而说,自杀啥呀,她们活得不比我们强?

每年高考前后,都有学生自杀的消息传来。今年又有一位湖南考生因为迟到被拒绝进入考场而自杀。可惜得很。

近年来,自杀似乎变得越来越轻易。倒是在改革开放前二十几年的艰苦岁月里,人们虽然承受着巨大的生存和精神压力,反而越发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也许这多是因为我们社会对于自杀行为的评价历来不高的缘故。曾经最极端的词汇是“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rdq......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9日 10:13

“烧头尾”、井盖和楼市

在我国,“辣味烧头尾”是一道菜,取的是鱼的头和尾;“红烧中段”是另一道菜,取的是鱼的躯干。一条鱼的问题,就这样各取所需地解决了。

最近,我的声乐老师要搬家了。她在北京城里租住了几年的房子要涨价,而且涨得不少,她只好住到远郊区去。想起一年前人们都吵着说买不起房的那阵子,房租倒是还正常,一度被专家们算计,说租售比是1:300什么的,租房最合算。一年后,北京的楼市有了各种规定,不让随便买了,算是从头开始治了,可惜没治尾,结果,“刚需”们仍然是买不起房子,而“非刚需”们连房子都租不起了。什么时候,我们的政策不再殃及池鱼,伤到老百姓呢?

如果真的像古人......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7日 09:19

各 种 奖

近日,西安交大一教授在几年前获得的国家科技进步奖励被撤销。有喝彩者说,是捍卫了该奖的严肃性;也有人说,仅仅撤销一个奖并不能治本。

其实早在二十几年前,就已有理想幻灭先驱们就对社会上设立的各种奖项有了说法,说是只要是由一些人群评出来的奖,即“人治”出来的奖,就完全的不可信;因为除了见仁见智之外,还有各种内幕是一般人无法辨别的;所以只剩下体育的奖项是真枪实弹夺得的了,似乎那是无法作假的,你跑多快,跳多高,几个球赢了对手,都是在广大观众面前实现的;其余的统统都是作假。但是,此话说了没半年,体育界的高科技药物就浮出了水面。百米王约翰逊令幻灭队伍增加了数倍;中国足球的假球又令这支队伍更加幻灭更加......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5日 00:14

旭日阳刚的春天在哪里?

这些日子,有很多东西搅绕在一起,一时想不明白。一是中国同时成为最富有又是最贫困的国家,当然是在不同的排行榜上,形成绝对值和人均值的极大反差;二是旭日阳刚在春晚唱了《春天里》以后,演唱者、作者和歌曲一同起爆,热火朝天,却突然被作者叫停了;三是埃及古国的变化。

按照流行歌曲的纪年法,《春天里》在此前很久就在唱了,但是在它即将被成千上万的流行歌曲、网络歌曲、电影电视插曲淹没的时候,两个做过农民工的歌手又把它唱红了。谁都知道,无论是文艺界,还是娱乐界,都非常非常依赖缘分和机遇的作用,如果一部电影,一出戏,一首歌出来的正当其时,没有被别的电影、戏剧和歌曲盖住,就算出头了;而一旦在你播出的时候,有......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6日 12:28

印度的“他山之石”能否攻了我们的“玉”?

年轻时候,自认为身上还有点匹夫之勇,对各种社会问题都有着愤青的热情和火气。后来,堂吉珂德面前的大风车越来越大,不仅仅是斗不过了,而且自己也险些卷入其中,简直要成为大风车的一部分。以我之正义感来比较,足见斗争的难度巨大。

从CCTV闻得,邻居印度的政府开始向流到国外的黑钱宣战,要将其全部收回来。人家动手得快,工作做得细,果然卓有成效。尽管民众仍然有怨言,敦促政府公布那些非法账户的名字,但是政府的解释也相当有道理:因为在谈判的时候,已与那些存储着黑钱、也愿意提供名单的银行以不公布名单为条件达成了协议。孰重孰轻,由是可察。

反腐的工作,关键是做不做,其次是怎样做。都说要反腐,困难肯定很大。但......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22:17

来路不明的钱

我朋友雷音的丈夫是著名的话剧导演汪遵熹,他最近排了一部英国经典喜剧《来路不明的钱》,新一年的第一个月,在北京国贸天阶的大隐剧场演出。

现如今,在这个到处都是“来路不明的钱”的国度里,这出剧有着非常明确的现实意义。然而,它是喜剧。喜剧是最容易使人放松的戏剧类型。它不会压迫任何人,但它是所有人的镜子。要么你不看它,否则你躲不开它。

中年白领亨利·帕金斯下班途中在地铁里拿错了一个和自己的皮包一模一样的皮包,里边竟然是一摞摞的钱,一共73万5千英镑。亨利·帕金斯在狂喜之余,也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如此大数额的钱,没有放进银行,一定是逃了税的(当然,在我国,目前还没有这样推理的法律基础);那么这也......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5日 11:55

新版《红楼梦》  没得碰头彩

北京电视台很逗,在新版《红楼梦》播出前,早早就播起了老版。分明是新版、老版都想赚一把,但是风险便大了许多。

这段时间,我的一位朋友,特意请半天病假,每天在家看老版,看得兴致盎然的。及至等来了新版《红楼梦》,第二天一早遇见我,就说,新版《红楼梦》太差了,比老版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儿。和之者众。

一部作品,无论专家、评委们怎么论证,如果经不起观众的比较,先就输了一半。观众虽然不是专业的影视从业者,但他们是专业的观看者,见识并不比谁少,地位并不比谁低。听听他们的批评,也有趣。

一人说,看第一集,我以为英达是主角;看第二集,我以为刘仪伟是主角……明天再看看,如果天天换,我就不看了……

......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1日 05:49

文艺的走势图

近日关于美国经济二次探底的讨论和文化体制改革的风声很有意思。不同的是,那边一说要探底,这边就紧张;那边一说要改革,这边就立刻说文化市场如何繁荣。对比之下,令人想到,文艺的走势,谁说了算?

比起经济,文艺有些寂寞。

经济很幸福,它的指标千千万万,从股票到期货,从焦炭到大蒜,从百货到钢铁,从汇率到黄金,从就业率到出生率……各行各业都被各种指标表达着,无数的红绿线、红绿柱和红绿箭头表示着经济的现状。即使如此,经济走势仍然令人捉摸不透:你说探底,一定有人说深不见底;你说是反转,一定有人说是反弹;你说房价必跌,一定有人劝买房趁早……而不久的将来,一定是有人说对了,有人说错了。错了就错了,对了......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8日 13:05

人口普查稍显仓促  名词设计不够科学

昨天,人口普查的调查员进我爹家了。我正巧在那儿,便从容应对。但是为了一个名词,我还是忍不住纠正了来人一下。

我的情况并不特殊:我的户口在我爹家,但是我还有自己的家。这就出问题了。调查员把我算做人户分离。我没意见,但是我觉得并不准确。我又问她们,那我在那个家接受调查的时候,是不是同样算人户分离呀?她们回答,当然是。我再问,这么说我一个人就算了两个人户分离的数,是吗?将来统计上去,北京市人户分离的统计结果如果是6百万的话,其实可能只有3百万,因为问卷的设计者并没有为“户口在人不在”和“人在户口不在”两种情况各自设计一个名词。这就是我认为仓促的原因。如此大规模的调查,本应更缜密些。

与此类......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15:08

对“围剿”一个人的恐惧

有个古时候的故事,家喻户晓。

晋国的国王想攻打虢国,但是需要向虞国借路。他就派人去虞国说服虞国的国王,并许以宝马和美玉。虞国的国王贪图财宝,不顾臣子有关“唇齿相依”的劝告,做出了允诺。不久,晋国借道消灭了虢国,随后顺手就灭了虞国,还收回了送给虞国国王的宝马和美玉。

此故事乃“唇亡齿寒”是也。

如果我们对近几年相声的发展还有些记忆的话,谁都不会忘记,在2006年以前的一段时期中相声舞台上的萧条与无奈。多数相声演员改涉他行,主持、广告、影视剧,处处有相声演员的身影,唯独舞台上少见。晚会相声迅速衰落,被诟病为“当相声不再讽刺的时候,人们便开始讽刺相声”。

2006年后,“民间艺人”郭德......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15:07

骂人的要领

近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引得全国共讨之,全网共诛之。以往,我们普通人都是跟随者,看人家骂,跟着听,纯粹地听,纯粹地看事物,纯粹地判断谁对,谁不对,然后抛出我们的愤怒和鄙夷。这样往复来回,当着别人的分母,充当着所谓的大多数。

我们的处境决定着他人的处境。我们盲目的大多数盲目地决定了他人的命运。这在文革中比比皆是,屡见不鲜。而在文革后,承担主要罪责的人被处罚,而盲目的大多数,也是曾经盲目的帮凶们,悄悄地隐匿在所谓“群众”的面具后面,三缄其口,期待被别人忘却,果真就渐渐地被人忽视、原谅、忘却,直至自己都觉得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后来,社会上的分歧开始转变,矛盾更多地由政治而转向经济,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