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文章归档 > 2011年六月
2011年06月30日 10:27

长篇小说连载4  老大不小

四、
  

    如果你逐渐走向北极,就会发现树木愈来愈小,愈来愈稀,最后竟完全消失。这时,矮小的灌木、多年生禾草、地衣、苔藓则转为优势,极地的这种植物群落,便被称之为苔原。
  苔原是寒带植物的代表,它分布于北冰洋周围沿岸。北极的冬季漫长而寒冷,夏季短促而低温,最暖月平均温度只有10℃或略高,最低温度则达-55℃。植物生长期每年只有2~4个月。在生长季节里,根只能在地表大约仅30厘米的深度内自主伸展,30厘米以下,则是坚如磐石的永久性冻土层。
   苔原地区风速很大,冬季的风速可达15~30米/秒。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9日 09:22

长篇小说连载3  老大不小

三、

王大力找了半个上午,才在一条胡同里找到极地训练的报名地点。交了报名费以后,他领到一份说明材料。材料内容很简单,目的、意义、发起单位,时间、地点、需付金额,因为是民间组队,没有上级拨款,除了一个国际组织的一点点装备器材和少量赞助费用之外,全靠参加者自筹。就是说,没钱你别去。

王大力登记时就觉得两只眼珠像瘪了的皮球一样,全撒了气。他盲人一般坐在报名处喘粗气。在报名处值班的是一个女眼镜。她看也不看他,却冲着他说,这天儿不算热吧。

王大力说,我不是热的,是叫你们吓的。

女眼镜说,你还怕什么?你起码是有车阶级哪。人家骑自行车来的,不是也都一......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9日 09:20

长篇小说连载2   老大不小

二、

王大力如约在晚上八点之前到达了华云云指定的位于西郊的“卡莱”酒吧。华云云说这里有位女歌手是她的朋友,所以她只要有约会就要上这里来,为的是给朋友捧场。王大力来的时候,客人已经上到一半还多了。歌手还没上,只有乐队有一搭没一搭地奏着些小曲儿。酒吧里暖气很足,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吧台前果然已经趴上了一个像是喝醉了或者伤透了心的人。王大力在空着的位子中选了张比较靠边、光线较暗的小台子,因为他担心华云云的邋遢装束过份惹眼,也怕她嗓门太大引人注意。这时,立刻就有服务小姐站在他身边。他点了一扎德国黑啤和一份果仁。小姐走开的时候用臀部蹭了他的肩膀。他侧眼溜溜她的背影,认为不怎么......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7日 15:51

长篇小说连载1  老大不小

写作的快乐,就在于与大家分享的时刻。
   这是一群想上北极的人们。
   解暑之二。
   
 

老大不小             

胡健

一、

夜色沉浓,伊人无眠。

前一晚,于小羽回到家的时候,显然没有预感到自己面临的危险。进门换鞋,迎面接触到沙发里丈夫林光明那阴沉的目光。这种目光她已很熟悉,近来它们经常是阴沉沉的。她故作不见,若无其事地从沙发和书柜之间穿过。这是一种在外人看来也许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3日 18:22

长篇小说连载65\结局    心在别处

六十五、

初五早上八点多,老蔡打电话上来,说,步步,我到了,在楼下。

曲步步从电梯下到地下车库,只见老蔡正在打开的车前盖下忙着修理什么。曲步步叫了他一声,老蔡。

老蔡回过身来,说,啊,步步,东西都带齐了?

曲步步说,不就是身份证和结婚证吗?

对。还有照片,……

都带了。

老蔡关好汽车前盖,用一块破布擦了擦手,上了车。曲步步上了后座,眼看前方,目光陌生了很多。老蔡发动了车,从后视镜里看看她。只是一个离婚的动议,就使两个人之间生分了许多。你我已经不是一家人了。步步,二十多年了,在我们之间,你从来没有和我争吵过,你都是让着我的。也许到头来你认......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2日 21:57

长篇小说连载60\65   心在别处

六十、

曲步步还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小新的。步步,回北京了吗?初二来我家吧,大家都来。

此时,曲步步正乘坐火车,在去往甘肃的路上。她要去看看那所杨树沟小学,为自己的下一步找个落脚点,也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归宿。梁家岔希望小学已经恢复了,它重新受到重视不是你的功劳,它是大家的,是延安当地人民的努力使它恢复的,你的目的达到了。不是吗?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无论你失去了什么,你都得到了最好的回报,因为娃娃们重新上了学,获得了各界的帮助,这就是你的理想的阶段性的实现。

至于春节,她会回去的。和好朋友、老同学在一起聚一聚,谈一谈,对心灵是个滋养。她不准备当苦行僧,她需要亲情......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1日 21:36

长篇小说连载57\59   心在别处

五十七、

一天,老于去机关办事,他从办公室给老蔡打了个电话,约着见个面。上午十点多,两人在一家茶楼坐下,靠着窗子,有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着。

怎么样?老于。老蔡问。

老于说,还好。

孩子怎么样?

老于说,还行,就是晚上老哭,睡不好觉……

老蔡笑说,过去老百姓遇到这种事,都到路口贴张小条儿,上面写上: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光……要不要我来给你念三遍?

老于听了也笑,说,迷——信—......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0日 21:32

长篇小说连载54\56    心在别处

五十四、

老蔡七点半被闹钟吵醒,他推了推熟睡的赛男,听到她答应后,先下了床,去了卫生间。在卫生间里,他听到赛男也下了床,去了外面的卫生间。他和步步从一开始就一人一个卫生间,分别称为男厕所和女厕所。

昨天晚上他和赛男计划好,早上去附近的小吃城吃早饭,上班高峰之前出城,向北,从十三陵到南口,争取看四个地方的墓地。趁着天刚亮,路上人少车少,老蔡立刻把车速拉到100迈。

赛男在一边说,还可以再快点儿!

老蔡说,哼,一听就不是亲的,不说劝我慢点儿,还劝我更快!

赛男掏出一颗枣......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9日 22:51

长篇小说连载51\53   心在别处

五十一、

星期六,Log和小谢照例来梁家岔上课。中午的时候,曲步步再一次把自己想请一个固定的老师的想法提了出来,征求他们的意见。

Log盯着她的眼睛,半天,问道,步步,是家里有什么事了吗?

曲步步说,不,不是现在有事,我怕万一……像这次这样,家里老人再突然有个什么……找人代课,太麻烦大家。

小谢说,怎么是麻烦,这也是我们大家愿意来的呀!

Log说,家里不是就剩一个老人了吗?

曲步步说,那我……她如果病了,我也不能......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8日 22:52

长篇小说连载48\50  心在别处

四十八、

追悼会于父亲去世后的第七天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杭州的姨妈和表姐、湖南的叔叔和堂弟都赶了来。姨妈一家住在家里,和妈妈作伴;叔叔一家就在外面住,老蔡已经给他们开好了宾馆。

老蔡本打算给父亲买一套新的呢料中山装,被妈妈否决了。妈妈说,爸爸只喜欢军装。他这才从父亲的旧军装中挑了一套八成新的给父亲换上,鞋子是手工绱的敞口布鞋,袜子是纯棉的军用品。妈妈让在追悼会那天给爸爸把眼镜也戴上,怕爸爸上了天走路看不见,老蔡没同意。爸爸又不是知识分子。

当天早上,干休所发了两辆大巴和十几辆小车。老蔡一家及亲属乘坐的中型依维柯早早就出发了。小燕和公务员小李负责用轮椅推着老......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7日 22:04

长篇小说连载46\47    心在别处

四十六、

一早,老蔡接来保姆小燕,给了她个旧手机做联络用,租了张行军床,让她住到了医院,陪在妈妈身边;自己就在爸爸和妈妈两边跑。小燕到的时候,妈妈已经醒了,正在护士的帮助下艰难地翻身。老蔡一个箭步上去托住妈妈的后腰,护士麻利地抻平床单,扫净,用另外的枕头做靠背顶住她的身体。

一见老蔡和小燕,妈妈就哭了。她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护士说,少说话,病人的气可不够用呐。

老蔡弯腰抱住妈妈,说,妈妈,有我呢,别怕。

护士说,十分钟以后把她放平就行&hellip......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6日 22:35

长篇小说连载43\45    心在别处

四十三、

老蔡酒醒后已经是傍晚了,他接的第一个电话是老于来的。

老于说,老蔡啊,怎么样了啊?

老蔡说,老于,我是怎么回来的?是你们送的?

是啊。头疼了吗?老于问。没什么不舒服吧?

老蔡说,老于,我是不是出洋相了?

没有,没有,你什么都清楚,自己也能走,就是有些迷糊……我们不放心,就送你回去了。……你的家不错嘛,老蔡。

老蔡还是放心不下,又问,我真的没胡说八道吗?

真的没,真的,我不骗你,实事求是。

那就好,如果我说了什么不带劲的话,请多多包......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5日 20:39

长篇小说连载40\42    心在别处

四十、
  Log那天没去成小新家,是因为父母不让他出门。老两口嫌他浮躁,批评了他一顿。告诫他,抓紧时间读书充电,在实践中就不会出问题。环保的工作在我国是新课题,面对这么严重的污染,不是你建几座集注站、撬装站就能对付的;而且既然做的是环保工程师,就要有建树,不但要做好实际工作,还要有总结,要在理论上有突破。
  这都是Log发给曲步步的短信内容。Log写道,我在州立大学教能源管理的时候,出过三本书,我父母都看不上,他们说仅仅是教材而已,他们希望我写的书能自立为一个流派。我想,我都快成流浪汉了,就算西北流派好了。
  春节一过,曲步步就准备回梁家岔了。老蔡在年前就把妈妈送给娃娃们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4日 21:54

长篇小说连载37\39   心在别处

三十七、

送走了刚英以后的一段时间,老蔡与老于、赛男没有再联系。

一天,公司的副总老潘给他来了一个电话,非正式地告诉他,对于他的调查已经告一段落,上级的态度是,情有可原,下不为例,暂时不予追究了。

老蔡松了一口气,给步步发了短信,报了平安,一个人又去了南方。他准备在珠三角转几个城市,会一会当兵时的战友,顺便也看望几个父亲的老战友,他们都是耄耋老人了,其中有两个已经神志不清。

这天,在当地武警当一把手的同班战友庆平在他们自己的招待所请客喝酒,给老蔡接风。很多战友从广州、深圳、珠海、东......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3日 22:00

长篇小说连载35\36  心在别处

三十五、
  老蔡把这段日子称为“混吃等死”的日子。单位显然可以不去了,因为人人都知道他惹祸上了身。舆论并不都是倾向于他的,因为,虽然他当时说是为了大家好,但是也不排除他掺杂着个人利益,自己也有好处,再说,谁知道还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事情呢?一世英名啊,一世英名。老蔡!
  老蔡只有离群索居,闭门思过,等待“大限”的到来。他的几个老同学分别都找到了关系,有的说没办法,有的说试一试,有的说保证没事了。但是同样出人意料的是,无论成与不成,没有一个人提到用钱打通的问题。老蔡事先就已经想好,如果提钱,那就宁愿去坐牢,不求任何人了。不是没钱,而是恶心。要钱的都是下三滥......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3日 04:48

长篇小说连载31\34    心在别处

三十一、

赛男再给老蔡打电话,那边已经关机。而他的其他电话她又不知道,她这才觉得,其实自己对老蔡的了解基本只是零点一。知道他的手机,知道他的年龄,知道他的老婆去陕北了,知道他曾经是个老总……还知道什么?但是,你为什么敢对他信口胡说毫不提防?

说实话,赛男对老蔡是毫无猜忌的。这些年,她国内国外地跑,业务多,人事少,长期接触的男人没几个。虽然近些年里中国男人的声誉每况愈下,找情妇,养二奶,频繁离婚,但是在她眼里,老蔡这种人就像是男人里的电脑安全模式,一是年龄老了;二是老总一类的人还这么落后,刚刚学车什么的,就说明不是花贼;三是他嘴上很刻薄,对女人也不轻饶,......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2日 08:31

长篇小说连载28\30   心在别处

二十八、
  星期六早上,不到八点,曲步步正领着孩子们升旗,Log和小谢就来了。
  娃娃们见了小谢,一齐喊,谢老师好!
  同学们好!小谢边答应着边跑过去,摸了摸每个娃娃的脸。
  转回头,小谢对曲步步说,曲老师,是我把陈老师叫下车的,他差点儿就坐过站了!
  曲步步看看Log,问,咋了嘛?
  小谢说,我上车的时候没看见陈老师,他坐在紧里边睡觉呢。等我下车的时候,顺便往里边看了看,没想到……
  Log歉疚地说,我一上车就睡着了,事先我跟司机打了招呼,你看,他也没叫我……
  小谢说,他可能是忘了吧!陈老师真镇定啊,从里边挤出来......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1日 10:42

“苟不求生,神不强也”

父亲的干休所楼上跳下一年轻女子。众老头为之唏嘘。查问之后,始知并非本所老人的子孙,而是租住在此的一位公司白领。我家保姆探问回来说,救护车来的时候,那女子还没咽气呢。保姆继而说,自杀啥呀,她们活得不比我们强?

每年高考前后,都有学生自杀的消息传来。今年又有一位湖南考生因为迟到被拒绝进入考场而自杀。可惜得很。

近年来,自杀似乎变得越来越轻易。倒是在改革开放前二十几年的艰苦岁月里,人们虽然承受着巨大的生存和精神压力,反而越发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也许这多是因为我们社会对于自杀行为的评价历来不高的缘故。曾经最极端的词汇是“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rdq......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1日 05:47

长篇小说连载23\27    心在别处

二十三、

赛男赶到月亮湾找老蔡,是一个偶然。前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她听一起开会的人说,有人准备回烟台,马上就走。赛男立刻提着行李等在门口,找到那人搭车。到了烟台已经夜深。当晚住下,一早赶到蓬莱,只用了一个小时。看看天气,还算晴朗,如果风大浪大,船就无法开。所以猜到老蔡应该先上长岛游览,就来了,居然就找到了。

赛男说,人还是需要点运气的。

老蔡说,我可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什么样的?

老蔡说,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

哎!算你狠,答对了,加一分。赛男说着坐到旁边的礁石上,加了一句,说,老蔡,你还算有眼力。

&nb......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0日 13:34

长篇小说连载19\22  心在别处

十九、

第二天上午,老蔡从储藏间拽出一堆冬季用品,一套驼绒裤袄、几套保暖内衣、雪地靴、厚毛毯……都是步步走的时候带不了的东西。然后带上现金,他出了门。

十点多,他到了基金会所在大厦的停车场。

赛男还没到,老蔡就在车旁等她。遥远的稻草慢慢地清晰。大卡车上站起来搬方向盘的赛男,“鱼鱼鱼”饭桌前争着放调料的赛男,古驿城里像个懒洋洋的老板娘的赛男。一会儿,只见一辆红色雪佛兰越野车风风火火地冲进停车场,他就知道准是赛男来了。赛男一身深黄色休闲装,头发用黑发带绷着,像一蓬蒿草直冲蓝天。

想起临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