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七、

  在电视台的门口,把头发染得一绺红一绺绿的通俗歌手苏苏索性坐在了马路牙子上。王大力答应给她介绍一个文艺部的小导演,今天下午见面,让她三点以前到电视台。在各色人等来来往往的地方,苏苏坐在那里并不显得怎么惹眼。

  三点整的时候,王大力果然出现了,他身边是一个矮矮的年轻女孩。看那女孩的样子,比中学生大不了多少。他们来到苏苏面前。苏苏懒懒地站起来,掸掸裤子。那女孩就笑了,对王大力说,我刚才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她了,我就想,这一定是苏苏。

  苏苏伸出手,和女导演的手碰了碰,说,你好,我是苏苏。

  小女导演说,我叫李小娜。咱们去哪儿坐坐?她说完,望着王大力。

  王大力说,你怎么这么没主意?作为导演,以后应该这么说——咱们去一楼咖啡厅坐坐吧,也听听你的想法。——其实是让人家听听你的想法,知道了吧。

  李小娜笑笑,说,那就去吧。

  王大力对苏苏说,你别小看她,她虽然谦虚,可是已经做过好几个晚会了,都特出彩儿,特现代,那叫一个时尚……

  李小娜回过头来对苏苏说,别听他的。

  进了咖啡厅,三人坐下,李小娜叫了一杯冰水,王大力给自己和苏苏叫了咖啡。

  李小娜说,我好像听过你的歌,上学的时候就听过。可是我那时没记住你叫什么……

  苏苏又惊又喜,问道,真的?还记得是哪首歌吗?

  李小娜说,就是那首《IWILL ALWAYS LOVE YOU》。

  王大力说,噢,《保镖》里的,惠特妮·休斯顿的,《我将永远爱你》。

  苏苏随口就小声唱了两句,……And  I always love you /Will always love you  /You ,my darling ,you  ……(我将永远爱你,我的爱人。)

  她唱得曲曲折折,好像婉转愁肠千回百转。李小娜闭着眼睛听,然后不禁赞叹道,啊,真是太好听了!以后有时间,我要好好听你唱几遍。我还喜欢李汶的《对不起》……

  “……想对你说声对不起,用错了方式去爱你,因为我太在意……”苏苏唱了一句。

  李小娜说,对对对,就是这首。

  王大力笑,及时地说,她不仅想唱给你一个人听,还想唱给更广大的观众听……

  李小娜矜持地说,等以后有机会吧。

  苏苏好像并没在意她的态度,说,欢迎你再去我们那儿坐坐,我请客。她转过脸求援似地看了看王大力。

  王大力马上答应下来,说,好好,我带着李导去。

  苏苏问李小娜,你们平时都特别忙吧?

  李小娜说,也不是,有任务的时候就忙,今天是例外……

  王大力立刻不失时机地说,如果今天不忙,咱们就今天去,好不好?小娜?晚上?

  李小娜犹豫了一下,就说,也行。

  没想到一下子就说定了。这使得苏苏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晚上九点,王大力拉着李小娜真的就来了。苏苏没出来,但她已经为他们包下了一个位置最好的台子,桌上摆着鲜花和几样小吃,满隆重的样子。

  坐下来以后,王大力对李小娜说,你呀,趁着还没当上腕儿,多到这些地方坐坐,免得以后人人都认识你了,你就没这份自在了……

  李小娜说,算了吧,我当不上腕儿。他们都是把没人爱干的活儿才给我干哪,播出时间不好,再加上那种地方,特偏僻,路也不好,吃没吃,住没住的,没人愿意去,连演员都是,有了一点儿名的就不愿意去了……

  王大力说,这就对了,这正是你培养嫡系的机会呀!好多没名气的歌手就愿意去呀!人家唱起来一点不比那些腕儿差……咱也不是没听过,现在那些有名的人里唱歌跑调的都大有人在!

  李小娜点头说,这倒是真的。

  这时,音乐响了。开始曲是一段爵士乐,表演区亮起来。三个乐手都非常年轻,一个电琴,一个萨克风,一个吉他,就开始了。

  李小娜说,这可能是我们学校的在校学生……

  王大力说,真的?那还不错嘛。

  服务生送上两份鸡尾酒,小声介绍道,这是苏苏小姐送二位的。这杯是薄荷味的,适合女士喝,水木清华;这是巧克力味的,非洲战鼓,男士……

  李小娜马上用手握住一杯,笑道,不行,我要喝非洲战鼓!

  王大力也笑,好脾气地说,我刚要让他去换呢,正好,我喜欢薄荷味的。各得其所呀。

  这时,音乐停下来,那位年轻吉他手放下吉他,握住麦克风,说,欢迎大家来到“卡莱”,为了使大家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我们的歌手和乐队将接受点歌……

  有客人大声问,点了都会唱吗?

  吉他手说,肯定做不到百分之百都会唱,可是,可以试试!……好,第一首歌献给你们——!披头士的《Yesterday》——《昨天》——!欢迎苏苏小姐——!

  苏苏上来,白衬衣扎在蓝色牛仔裤里,看似普通,但是她把衬衣领口的第二个扣子松开,大翻着,于是显得很有些风情了。苏苏在前奏的音乐中轻轻地说,怀旧是一种美丽,怀旧是一种忧伤,怀旧是一种信任,怀旧是一种疗养,因此——!怀旧是一种健康!Ibelieve  in  yesterday——我怀念昨天!

  接着,她唱起来。“Yesterday……”曲调幽怨,充满心底的创痛和哀伤。“……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一定要走而不肯对我说?……”

  这时,王大力别在腰里的手机猛烈地震动起来。他拿出来看了看,来电方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就对李小娜笑笑,按断了。他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李小娜对他的一系列动作视而不见,沉浸在苏苏歌声的忧伤中。不料,放在桌上的手机又震动起来,震得满桌乱跑,还频频闪光。这才惊动了李小娜,她挥挥手,示意他出去接电话。王大力三步两步出了门。

  喂?哪位?

  王大力!你在哪儿?!

  一听这声音,他就知道是于小羽。他说,我在外面。

  我知道你在外面!你现在在哪儿!那边怒气冲冲的。

  王大力说,我在和台里的一个导演听歌……你怎么样?

  你还知道问我怎么样!那天你把林光明放进来,是不是故意的?你们商量好的吧?弄得我连个地方住都没有!我告诉你,王大力,你马上给我找个地方,今天晚上!马上!

  王大力说,哎哎,小羽,我现在有事!我除了自己的家可以借给你,还能有哪儿呀?……可是,我家你还敢去吗?林光明还在到处找你哪!

  于小羽语气软下来,带着哭腔说,那我怎么办?

  王大力突然想起来,问她,那昨天你住在哪儿了?

  于小羽说,这你就别管了。反正今天是不能再住了。怎么办?

  其实王大力心里早就有了一个候选地,实在不行的话,就只有去华云云的家了。他就说,就算给你找到地方,我也不能马上去接你,因为我这边的事情还没完……

  你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于小羽责问道,装得像个忙人似的……

  我一个女朋友正在见台里一个导演,正是关键的一步……

  嗬,于小羽刻毒地说,你什么时候又干起拉皮条的事来了?是挺忙的啊!

  别别别,那导演是个女的!……怎么样,没话说了吧?你嘴里说过谁的好话呀!等我这边事情完了以后再说吧!王大力一气之下关了机。我又不是你的使唤丫头!

  那天于小羽跑出楼门,正看见几个无聊青年在门口花坛边坐着,就哀告地对他们说,你们快救救我,有个坏人追我!

  那几个小青年立刻精神百倍,纷纷站起来。紧接着,林光明就冲出来了。他手里拿着一把两尺长的鞋拔子,是随手从王大力门后边摘下来的。他冲着于小羽一个箭步迈过去,挥舞着鞋拔子就要打。于小羽尖叫着,绕着花坛飞奔起来。隔着一个花坛,他看见自己的妻子惊慌失措,看见旁边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就有些犹豫。这时,他见到几个坏孩子迎面而来,脸上的表情异常兴奋,就想绕过他们,不料却被他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小胖子推了他一把,挑衅地说,哎,老哥们,干什么的?

  于小羽见机转身就向外面跑去。

  林光明眼睛看着远处于小羽奔跑的背影,说,快,别挡我!

  小胖子说,那是谁呀?你认识人家吗?

  林光明说,那是我老婆!

  你是哪儿的呀?住这儿吗?我怎么没见过你呀?

  林光明这才明白,这伙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也就完全没脾气了。眼看着远远的于小羽上了一辆出租车,一下子就没了影。她竟然还够灵活。

林光明三步两步跑到自己的车旁,想开车追过去,却被小青年们拉扯住。嘿,嘿,我们跟你说话呐,怎么不理人呐?

  林光明只好打足精神对付眼前这拨孩子。他说,我朋友住这儿,那个女的是我老婆,我俩吵了几句……

  小胖子抢过他手里的鞋拔子,在手里掂着,说,家庭暴力是不是?这年头,您这样的大款,开着蓝鸟,还打老婆?用得着打吗?外边弄个二奶不就得了?其他人都跟着轰笑。

  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个?年轻!刚十八!有人叫道。

  这时,王大力也下楼来。小年轻们自然是认识他的,就冲着他打着哈哈,王哥王哥地叫了几声,也就散了。

  回到王大力家里,林光明对王大力说,你把你家的钥匙给我一把。

  王大力说,嘿,那怎么行?我还有我的隐私权哪!

  林光明说,什么隐私?不就是睡个觉吗?我来以前肯定会给你打电话。

  不行,王大力坚持说,这是我的原则。

  林光明一听,二话不说,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王大力就想,为了一个于小羽,又把老林得罪了,值得吗?

  王大力从“卡莱”门口回去,再坐下的时候,苏苏刚接受了一把鲜花,正在频频鞠躬。王大力对李小娜说,怎么样,是不错吧?

  李小娜问他,你怎么认识她的?

  王大力说,也是朋友介绍的。我一听是真的不错,才……

  李小娜说,她可能过去也托人找过台里的人。我还真想起来了,……她可能找过“周扒皮”,我刚分配去的时候,在“周扒皮”那儿见过她。那时候,她也是一副学生打扮……

  王大力一惊,说,哟,“周扒皮”?经过他的手,那她还不得是遍体鳞伤了?

  再看台上的苏苏,她接受了一个客人的点歌,音乐已经响起。

  李小娜语气里带着鄙夷,说,哼,她们这个行当的人……

  王大力马上接过来说,No,No,No,……她们真是太不容易了。她们就像自然界里的小动物,受了伤,自己舔舔,跟谁都不敢说,说了也没用,只能靠着自己硬挺过去……为了什么?还不就是喜欢唱歌吗?……让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欺负!

  李小娜看看他,说,我还没见过你这么正气凛然过哪。你跟她没什么吧?

  王大力就笑了,拍拍李小娜的头,说,你就感谢上天吧,没让你落到非求人不可的地步;要是那样的话,你也不得不迈出那一步呀……

  李小娜出人意料地点点头说,我知道。……我的有些同学现在还漂着哪。男同学吃点苦还行,女同学要是到现在还没站住,就只好等着傍个“款”算了……

  王大力说,小娜,我最近可能要去北极,苏苏我就托付给你了。行不行?我是真的挺欣赏她的,……但是没那个意思啊!我有女朋友。

  李小娜点点头,笑说,好。怎么跟托孤似的?有机会我一定用她。

  

话题:



0

推荐

胡健

胡健

119篇文章 1次访问 9年前更新

作家。曾任新闻记者、杂志主编、主持人。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