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保姆秋收记 连载7

保姆秋收记 连载7

十一、
  居明媳妇送走了娄奶奶,把家里收拾了一遍,就准备睡了。她见居四海和万国兴在电脑前面玩兴正浓,也不去管了,反正放假了嘛。她顺手拿起相机,翻了翻儿子白天拍的照片,于是,赫然看到了她自己和小万的那张!一身冷汗顿时淹没了她。
  那是买来相机不久,她和小万在试用自拍杆的时候,小万让她自己试试,她说不会,偏让小万来试,小万就举起自拍杆,搂住她的肩膀,俩人挤在一起笑嘻嘻地合了影。这不是证据是什么?!她慌忙就删,按住相机上的小垃圾箱图案,再一按“ok”,只听唰的一声,震天一般的响,吓了她自己一跳。这时,她看见万国兴转头看了她一眼,马上又转回去了。图片虽然瞬间消失了,可她又是一身冷汗淌了下来。
  孩子们是不是都看见了?——仔细想一想,居四海照相回来以后,就把相机往桌上那么一甩,去锅里抓了一根玉米棒子,边啃边上了电脑前面。喊了一声“妈”么?忘了,好像是喊了一声,与平常没什么不一样。可是那个万国兴就有些不同,晚饭后他进门的时候,就阴沉着脸,直接就坐到电脑前面去了。喊“姨”了么?好像没喊,就那么闷疚疚地坐着,连头也没回过。往常,居明媳妇一直是爱屋及乌地善待万国兴,把他当没妈的孩子,洗一把衣服,剃一剃头,都和居四海一起伺候,居四海吃什么,都有万国兴一份。
  这时,居四海说,妈,快把相机给我拿来!
  居明媳妇问,要相机干吗?
  居四海说,给我爸传相片!让他看看娄奶奶什么样儿!
  她把相机递过去,心里庆幸着自己动作快,刚刚删掉了那片子。可是心里的那个后怕呀,连手都止不住地哆嗦起来。但是她仍然注意到,万国兴连头都没回一下。孩子窝在那里,驼着背,一动不动的,谁都看得出他心里的沮丧和沉重。居明媳妇眼睛湿了,连忙擦一把,走进里屋。
  居明媳妇原名况霞,她真的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了,这也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愿回家乡的原因。在刚刚走进社会,走进繁华欢场的时候,她还只有15岁,因为长得人高马大,谁也没有怀疑她的年龄。起初,身边姐妹们的穿戴令她不敢睁眼。她们总是把平常女人低调掩盖的部位统统强调出来,比如穿紧身裤把屁股紧紧地勒出两个圆包包来,比如把奶子高高地挤住堆在领口,比如把后腰亮出直到露出沟来……但是从事这个行业,女人速老,更新很快,都知道是个干不长的事。病的病,死的死,剩下的也不敢恋栈,遇到好些的男人要,立马就跟着走。况霞遇上居明的时候,她已经做了四年。那时她虽然只有19岁,个子、长相却像25的。居明是个小包工头,工作忙,不常来,基本是一个星期来一次,很有规律,来了也只找况霞。后来他偶然听说了她才19岁,看看身份证,就决定把她带走。到如今,他也只相信她才做了三个月,但这也是他们夫妇俩至死要保守的秘密。
  新婚后的闲懒日子,为况霞疗养心身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她第一次感到光光明明做人的愉快。尤其生了儿子以后,连居明和她自己都松了一口气,四年的卖身生活并没有伤害到她的未来。婆家和全村也都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她。
  只是寂寞非常难耐。儿子去县里上学,住校,一周回来一次;居明去城里搞装修,半年回家一次。她天天在家,无所事事,养鸡鸡死,养狗狗丢;想再生个孩子,居明不让,怕罚款;妇女干部盯女人们的肚子像盯贼一般,要求半年检查一次,并且上交化验单。就在这时,小万受伤回村了。况霞受居明委托去送钱,小万躺在床上起不来。他的母亲把他扶起来坐好,就出去了,留下况霞和他对面而坐。况霞慷慨掏钱,小万千恩万谢。况霞这才发现小万虽然相貌普通,但是眼睛非常非常纯洁,非常非常无邪,甚至可以说是漂亮,望进去深得像一潭湖水。男人怎么能够那么好看呢?见男人见得曾经没了感觉的况霞,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动了。晚上,她想小万,想得彻夜不眠。男人一旦是好人,就是稀世珍宝。虽然居明也算好人,但她坚信,居明现在仍然会去发廊,仍然是一个星期去一次,与以前不同的,只是不会再带女人回家了。
  况霞内心承认是自己勾引了小万。她太想他了。一天,她去看他,找了一辆小面包车,带他去县里的医院复查,拿了药。在车子颠动的时候,她及时地扶住了他。粗看起来,都是同村的人,一个是包工方,一个是工人,关系正常得很;细想之下,两人之间的熟悉程度就在其中渐渐加强了。后来,小万会去居明媳妇那儿帮着干些女人干不了的活,居明媳妇也做些好吃的东北菜招待他;再后来,两个孩子的友谊也添砖加瓦地巩固了两家的关系,直到双方在一起真的感到自由自在了为止。摆弄相机的那次是真正的突破,是居明媳妇况霞处心积虑设计好的。她懂得相机,在广州深圳混了四年,谁不会照相呀?但是她偏偏要做出不懂的样子,偏偏要小万教她照。然后她主动扑在了小万身上,还要让小万觉得是他冒犯了她而抱有歉意。歉意之后就是永远的歉意。他会永远觉得对不起她。况霞真是爱死这个小万了。可是她知道这个爱是活不下去的。现在事情败露在孩子眼前了,怎么办?

  十二、
  戴志国在家里炕上睡了半晌的“儿子觉”,就是那种任凭娘在旁边蹑手蹑脚地忙碌而他可以不管不顾撒开了大睡的觉。自从上学离家以后,每次回家,他都可以如此放心地大睡一场,直到在地瓜的香气中醒转来。可是这天,他是在娄小丽的电话声里清醒过来的。
  娄小丽带着哭腔问他,戴志国,你告诉我,我妈怎么了?
  戴志国一怔,反问,妈怎么了?
  娄小丽在电话那头说,我问你呐!……我白天黑夜地往家里打电话,就是没人接!
  戴志国噢地一声,这才清醒了,说,你别担心,妈没事,她跟着小谭去乡下了……
  啊?……你同意的?
  是,我同意了。是老太太自己的主意……
  这时,闪闪的声音冒出来,说,爸,姥姥太棒了!
  娄小丽问,老太太在那边怎么样?
  戴志国说,你可以直接问小谭,打她手机……
  啊?她有手机了吗?
  当然有!……看看看,平时你多粗心!我给你念……你记一下……
  记完号码,娄小丽又紧逼而来,问他,那你在哪儿?
  戴志国说,啊,我?我也回家了,老家……山东省,济南市,留将军乡,戴家村……
  娄小丽问,怎么想起回老家了?
  戴志国说,是呀,好久没回来看看了。俺爹娘也老了呀……
  他们不是才七十多吗?
  七十多也是老了啊!
  闪闪又冒出来,大声笑,说,爸!你也溜号了?……真爽啊!问爷爷奶奶好!
  娄小丽说,嗬,我一走,你们都解放了,啊?各奔前程了,啊?倒都挺有主意的!
  戴志国说,这不是两不耽误嘛。
  娄小丽严肃地说,戴志国,反正我把我妈交给你了,你得负责到底!
  戴志国说,是!……也请首长在美国那边要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
  娄小丽说,唉,闪闪的肚子到现在也没动静呐,比预产期晚了三天了!我真有点着急了,这得拖到什么时候去呀。
  闪闪说,爸,别担心,唐太宗李世民在他妈妈的肚子里还多待了100天呐!……我没准儿也生个李世民出来哦!
  谁告诉她人家李世民在肚子里多待了100天?戴志国哑然失笑。放下电话,他就给小谭拨过电话去,一直占线,想必是娄小丽的电话先过去了。
  戴志国和娄小丽的婚姻还算简单明了,介绍人就是这家军工企业原来的老厂长,也是老革命,打过仗,负过伤,和娄小丽的爸爸在一个部队里呆过。他就是看好这个大学毕业生戴志国,立刻抢过来,塞给了娄小丽。娄小丽也不是个轰轰烈烈的人,有着和她爸爸一样的中庸气质,年纪到了,就想结婚生孩子过日子,没有对爱情的过高要求,或许以为爱情本来就是这个平常样子。她遇见戴志国,觉得很合意,山东大汉,长得精神,又是农村的贫下中农,出身好,朴实,听话,相处起来,比和那些“这官看着那官高”的干部子弟在一起舒服得多。认识不到三个月,两人就干柴烈火了,想在一起想得不行,又不敢越雷池一步,只好等着新婚之夜的到来。娄爸爸本来是对未来的女婿非要考验个一年半载的,被老伴劝解了,说是既然女儿提出结婚了,就是看好了那个男人,当然应该见好就收下,免得烤糊了女儿,烤跑了女婿。然后戴志国和娄小丽就顺利结婚,生女,二十年如一日。家里的事情,永远是戴志国让步;他让一步,娄小丽就止步,从不得寸进尺。戴志国和娄小丽的看法高度一致,他们认为,日子过得这么顺风顺水,这不是爱情是什么?就是爱情嘛。

  十三、
  地里的玉米收完的第二天,正是中秋节。小万开着二哥的小四轮去地里拉秫秸。快到地头的时候,迎面遇上了居明媳妇。居明媳妇今天穿了件橙黄色的T恤,紧绷着,很是扎眼,她挥了挥手,小万停下来。居明媳妇走近了,低声说,小万,知不知道今天是中秋?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