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保姆秋收记 连载9

保姆秋收记 连载9


  十五、
  居明媳妇况霞赶到家的时候,只见居明正在摆弄桌上的照相机,是小万那个,旧的,明显比自己家的那个过时。
  况霞进门,问居明,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也不打个招呼……
  居明说,家是俺的,媳妇是俺的,俺回家还要给谁打招呼呀?……给小万吗?
  况霞后脊梁一阵冰凉,什么意思?!难道他也听说什么了?她转过身,拧了一把凉毛巾,伸到T恤下面擦汗。居明盯着她看,说,听见俺说什么了吗?
  说啥?况霞不屑地背过身去。
  居明说,俺说的是小万……
  况霞说,自己家的事,你扯人家小万干什么?
  居明逼到她身后,咬着牙,低声问,那小万家的照相机,怎么在咱家?
  况霞一听,松了口气,坦然地说,去问小海!是小兴拿来的吧?我没注意,你问小海!
  居四海站在一边,顺着妈的提示,犹犹疑疑地,边想边说,是……是吧,是小兴拿来的。
  居明不等听完,就对媳妇说,一会儿你陪俺去一趟小万家。
  况霞惊着了,忙问,你去人家干什么?
  居明说,让你去,你就去,废什么话!
  其实,居明此次急匆匆地回家,都是为了那位新近跟着小谭回家的娄奶奶。那天,他收到居四海的邮件,说是娄奶奶认为村东头的几个小土坡很像是古墓群,他又仔细看了居四海给他发的他们在土坡上拍的照片,想了又想,发现这是个非常好的发财的机会。他从二十几年前就干装修,从混饭吃的小工到包工头,对装修这行当早已经产生了职业疲劳,除了挣钱,再也提不起什么兴趣。兜里攒了些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怎么花,就是个大问题了。那天,看了儿子的邮件,他就和一起喝酒的几个老乡说了。老乡中有一个是做小买卖的,脑子活,人脉广,就说起他认识一个玩文物的,要不要和他联系一下?居明答应了,约好了两天后见个面。
  两天后,那人来了,是个不起眼的小个子湖北人。那人一听,先就放下话来说,不能说有土包就是坟头,但是也不能说一堆土包就肯定不是坟头。他得去当地考察考察,并且让居明负责村里的“舆论”。舆论?居明不懂。他就告诉居明,舆论是维稳的保障,上上下下不能有不同意见;如果有不同意见,就什么也干不成了。然后又说,考察的时候,挖了谁家地了,就给谁家补助,别的人就没有。居明越听越专业,知道是见着内行了。于是他跟施工队交代好近几天的活计,趁着中秋,就赶回家来。
  没想到,当居明带着媳妇,带着大蛋糕去见娄奶奶的时候,这个方案却遭到了娄奶奶的极力反对。
  娄奶奶说,居明啊,居明媳妇儿,你们听我说啊,这土地是国家的,知道不知道?
  居明说,知道。
  娄奶奶说,这地底下埋的东西,也属于国家,知道不知道?
  居明说,哦?……我没听说。……上面长的,是自己的,地底下的就不是自己的了?
  娄奶奶说,对呀,除了土豆、红薯,地底下的,有一种是矿产,属于国家;另一种就是出土文物,也属于国家……
  居明媳妇抢着说,哦,知道知道,出土文物!
  居明斜了她一眼,对娄奶奶说,可是,有没有出土文物,咱们还不知道,咱能不能先挖开瞅瞅?
  娄奶奶说,那你也得有开采证啊!……你想想,这证儿人家能给你吗?
  要是没有开采证,咱先挖了呢?居明问。
  娄奶奶说,哟,那就要坐牢去喽!
  居明媳妇吓一跳,一把抓住了居明的手!她说,咱别……
  这时,小万顶着一头秫秸皮子进了门。一抬头,见居明媳妇正紧紧抓着居明的手,先是一愣,转身就出去了。娄奶奶在他身后招呼道,小万,都拉回来了?
  小万在院子里回答说,拉回来了。
  娄奶奶问,小谭和小兴呢?
  小万说,这就来了……
  居明感到奇怪,喊他,小万,忙得连俺都不理了?
  小万在门外说,脏哩!……俺洗洗去!你坐着!
  居明笑着说,脏怕啥呢?……你多脏,俺还不知道?
  最后,娄奶奶给居明出了个主意。她让居明先催村里给乡上打个报告,说是这里可能有出土文物,然后在等待的时候,就把村里的“农家乐”准备起来。再催村里去登个报,说是考古游,欢迎大家都来破解这几个土包包的谜。
  居明问,好啊!这……真的有吗?
  娄奶奶说,真的可能有。你看,我这几天净往东头跑了;我还画了个图,这里非常像后汉时期的墓葬群呢……
  居明如获至宝,夺过图就看,看了半天也看不懂,又还给了娄奶奶。他问,您看这像多大的官……的墓?
  娄奶奶说,对外就说是将军坟吧,起码是将军啊。
  说着,小谭、小万和万国兴一起进了门。看得出来,三人都是洗过脸的,尽管衣服上还沾着土渣和秫秸皮,但是脸上都是亮光光、紧绷绷的。居明媳妇斜了他们一眼,就只瞅着地上。居明兴致勃勃地盯住了小谭。
  居明说,嫂子,俊了啊!像个城里人哩!
  小谭说,净跟嫂子没大没小,城里人啥样,你没见过?
  居明不错眼珠地说,就是嫂子这个样子!……难怪小万不肯撒手呐!
  小万说,俺撒了手,再找谁去?……谁肯跟俺?
  小谭一听,就推了他一把,嘟囔说,胡说八道哩!
  众人的余光里,都见到居明媳妇冷着脸,盯着地下,无动于衷。
  娄奶奶先就笑了,说,真是胡说!……你这样的好小伙,有的是人要!
  这几天,娄奶奶对村东头的山包包的确是上了心。她每天去一趟,尽管独自上不了山,也能在周围转一转。那几个小山坡,越看越不像自然景观,就是像人为的凸起。她决心,这趟来,一定要为小谭的家乡做点事。到乡下以后,小谭家生活的清苦,也深深地触动了她。为了让她吃好,小谭的婆婆天天给她炖鸡吃,像养产妇一样养她,生怕怠慢了她。可是,她终于感到腻了。一边是倒了的胃口,一边是竭尽所能的付出;一边是客气的敷衍,一边是烹饪的技穷。正是因为这半个月的伙食费是由娄奶奶自己出,所以她反倒不敢提任何建议,不能使得他们有愧疚之心,生怕钱没使够而由误会产生隔阂。穷苦人的尊严最伤不得。
  现在,将军墓也许能够给他们一条思路,模仿其他城市的郊区,办起农家乐,争取挣点儿城里人的钱。
  中秋夜里,月亮又大又圆,高高地吊在窗前。居明媳妇况霞早早躺到了床上,看着月亮,等着居明。
  居明洗了澡上床,舒展开胳膊腿,摆开一个大字,叹一声,啊,真累了!
  况霞一听这话,气得翻了个身,背冲居明,顶他一句,说,一回家你就喊累!随便你,累了就别上!
  居明一个鲤鱼打挺凑过来,说,谁说不上了?
  是不是又看上小谭了?况霞说。
  居明就笑,说,小谭是谁?俺媳妇的功夫谁也比不了!
  况霞恨恨地问他,你又和谁比去了,这些日子?!
  居明软声说,和俺自己比,不行吗?
  两人都笑了,滚成一团。

  十六、
  这个中秋的晚上,小万跟着儿子去了二哥家住。
  他本来都躺下了,小谭进来,对他说,你要是睡这儿,那俺就和娄奶奶挤着去……
  小万问,咋了嘛,不嫌丢人?
  小谭说,你都不觉得丢人,俺怕什么?
  小万问,俺丢啥人了?
  小谭说,让人家女的追得满地里跑,还不丢人?
  小万问,俺……俺就是不想理她。……咋,你还没消气?
  小谭说,我有什么气,就是有人肚子里有事憋着不说,才真正有气……
  小万说,俺肚子里本来没啥事,让你一说,倒像真有了似的。
  小谭说,谁没看见呀!你一进门,那居明媳妇就把眼睛盯着地上,故意装得不认识你……
  小万说,那是当着她老公的面嘛,咋能想跟谁说话,就跟谁说?
  小谭说,看看看!你自己承认了吧?是你说的,她想跟你说话!
  小万被逼得词穷,只好跳下床,追儿子去了。住二哥家,怎么和二哥解释呢?想了又想,干脆就说明天要和儿子一早去借脱粒机。对。
  他下定决心咬紧牙,再怎么样,也不能承认和居明媳妇的事。就算儿子忍不住说出来,他也不能认!她不是说照片已经删了吗?不是已经没有证据了吗?那就挺住,天塌下来也得铁嘴钢牙,保住这个家。而这天下午居明媳妇的那个表现,确实把他吓着了。况霞平时的柔情似水都哪儿去了?她把腿搭在你肩上,手指就一直摸着你的脸颊,心肝肝心肝肝地叫着你……如今想起来真是羞死人!女人竟然说翻脸就翻脸,翻了脸就不要命!本来,地里的活收尾了,最重的活做完了,两口子应该好好亲热亲热了,况且又是中秋。可惜被居明媳妇这个女人毁了。真不敢想象,今天要是居明没回来,那女人还会做出什么事来!小谭的假期只剩下五天,这五天该怎么处?你总不能五天都睡在二哥家的炕上吧?
  儿子小兴闷头走在前面,他对赶上来的父亲没有任何表示,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出。这次妈回来,带了一万多块钱,除了把他的学费、伙食费另单放好,其余的钱都给了爸。可是爸还做出了那种对不起妈的事。天天下地回来,看着妈妈还对娄奶奶左照顾右照顾的殷勤劲儿,万国兴早就心疼,一想到妈妈不久又将回到娄奶奶家去了,心里就悄悄地流泪。
  这时,他爸在后面拍了他一把,说,小兴,这事就算过去了,别再想了。
  万国兴粗声粗气说,过去了吗?……过去了,妈还把你赶出来……
  小万辩解说,是爸自己愿意走的,今天出的事多,让你妈单独想想事。……反正呢,爸这次是错了。你也别老别扭着,等到了二大爷家,就别这样绷着了。……听见了?
  万国兴说,听见了。
  小万上来搂了搂儿子汗津津的胳膊,说,这辈子,这男的,最容易犯的错,就是这个。……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别的女的对你一好,你就没准儿……
  万国兴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
  晚饭后,娄奶奶曾拉着万国兴去看他家刚堆好的秫秸垛。她对他说,小兴啊,你看这秫秸垛,现在堆得好好的,没问题,是吧?可是如果你把下边的一根抽出来,虽然只是局部的一根,但是整个秫秸垛就可能歪了,倒了……这就是全局和局部的关系。
  万国兴一时不知娄奶奶要说什么,没吭声。
  娄奶奶又说,这个秫秸垛,就像你的家。……是不是?
  万国兴一下就明白了。
  娄奶奶说,唉,一个人,一辈子,尽量不去做明明知道是犯错的错事,比如随便就从下边抽一根秫秸……也许一件事情就毁了自己。是不是?
  万国兴中学的同学里,已经有谈恋爱的了。那俩同学的家都是镇里的,天天上学、下学都在一起。后来寒假前的一天,那个女同学上课时突然肚子疼,送到医院,就生出一个足月的小孩子来!刚刚初中二年级,谁也没看出来她的肚子大了,就像天上掉下来一个小孩一样。记得第二天班主任老师上课前说了一句话,她说,男生没事,女生毁了!
  万国兴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如今,在这个家,爸爸没事,妈妈毁了。

  十七、
  小万刚离开,小谭的手机就响了。她知道是戴志国打来的,每天晚上他都要问问奶奶的情况。小谭就把今天的事情说了说,除了自己和小万的事。戴志国一听到将军坟的计划,就非常感兴趣,他兴致勃勃地说,你们最好听奶奶的,奶奶的父亲是大考古学家呐!过两天我也去看看,顺便接奶奶回家!
  听到“回家”二字,小谭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个家,是你的家;那个家,是奶奶的家。你在自己家的日子也不长了,接下来怎么办呢?该不该把小万带走呢?……要是仍然把他留在家里,不是等于又把他留给居明媳妇了吗?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