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保姆秋收记 连载8

保姆秋收记 连载8


  十三、
  地里的玉米收完的第二天,正是中秋节。小万开着二哥的小四轮去地里拉秫秸。快到地头的时候,迎面遇上了居明媳妇。居明媳妇今天穿了件橙黄色的T恤,紧绷着,很是扎眼,她挥了挥手,小万停下来。居明媳妇走近了,低声说,小万,知不知道今天是中秋?
  小万说,知道。
  居明媳妇说,可是,居明没回来……
  小万明白她的意思,可小谭和儿子还在地里等着,不想多耽搁,挂上档就走,边说,地里还忙着呐!
  居明媳妇追了两步,大声说,小万,你儿子已经知道了!
  小万一脚刹住车,愣了,问,知道什么了?
  居明媳妇告诉他说,就是咱俩的事儿。
  小万的脸“腾”地就红了。居明媳妇把来龙去脉这么一说,小万就慌了神。他问,你咋了嘛?咋没删掉?
  居明媳妇说,我删了,就是没删干净。
  那咋办?小万把小四轮熄了火,呆呆地愣在车上。
  居明媳妇说,你是个男人,你得想主意……千千万万不能承认。
  小万点头,说,是,是呀。
  居明媳妇说,咱俩的事,我想了,我靠着居明,你靠着小谭,要是拆开,谁也活不了。所以……所以绝对不能承认!
  小万说,俺知道,以后也不了。
  居明媳妇一听就急了,说,谁说以后也不了?
  小万说,俺说的,俺是男人,错了就改。说完,轰地打着了火,小四轮就动起来。
  居明媳妇一把就抓住了车帮子,她喊着,小万!小万!
  小四轮并未停下,就由着她跟着跑。居明媳妇的声音就越发尖锐起来。小万——!小万你等等——!
  这时,在地里抱秫秸的小谭听到了喊声,朝这边望过来,儿子万国兴也站住了。小万不管不顾地把小四轮停在地头,跳下车,大步跨到地里。居明媳妇追过来,她气喘吁吁地望着小万,说,小万!怎么就叫不停你呢?……
  小万不吭声,三步两步去了地里边。儿子万国兴也黑着脸转头往地里边走去。
  小谭迎面问小万,咋?
  小万不吭声。
  居明媳妇提高声音说,小谭,……你看,……我,我,我说,……
  小谭又问,咋嘛?
  居明媳妇说,我本来要把我家那几亩地的秫秸给了你们,小万偏不要!……你说说,你家要不?
  小谭当然想要,村里有钱的人家都改烧煤了,秫秸就烂在地里。小谭可是一向舍不得花那个冤枉钱的,有秫秸烧,比什么不强?然而,眼前这一出,让她感到蹊跷,两个人怎么像斗气一样呢?
  小谭说,居明媳妇儿,谢谢你啊,等俺问清楚了,就给你回话……小万是个倔驴子,俺还不知道他咋想的哩。
  小谭边说着,边从地头的秫秸垛上抱起一捆秫秸,几下就装上了小四轮,然后又回来抱起一捆,再回来抱一捆……
  居明媳妇就愣在地头看着小谭干活。地里的活,她从来没干过,在家里的时候她还小,嫁过来以后没的干。居明早早就把他的地包给了姐夫,除了姐夫送粮食来家的时候她搭把手之外,她还真的没沾过农活。但是想不到这小谭虽然个头不大,干起活来这么熟练,自信,她的腰摆动起来那么有劲,又长又弯,一个圆圆的屁股随意地撅起来,塌下去……居明媳妇突然醋意大发,想到小万夜里和小谭这么有力气的女人在床上是什么样子,想得心疼,猛地就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小谭吓了一跳,忙扭头去看居明媳妇,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但是,在小万和自己说清楚之前,她不能理这个娘们儿。她连忙转身就走,也去了地里边。一步一趔趄,一步一叹息。小万你不老实!小万你偷女人!你还咬人家的耳朵垂儿!小万你对不起俺!俺一年到头在外面受气挨说被人支使,是为了谁?俺给家里挣钱,是让你给人家的女人使劲去的吗?……想着想着就掉下眼泪来。
  地里边,小万正和儿子谈话。儿子一声不吭,只埋头捆秫秸。小万边说边哭起来。小万说,小兴,爸第一疼的是你,第二疼你妈,……爸是为了感谢人家,谢得过分了,就出了格……你不能跟你妈说,千万不能说!你要是说了,就拆了咱这个家!听见了吗?……啊?听见了吗?
  万国兴粗声粗气地应了一声说,听见了!
  小万又说,你妈多好!爸哪能舍得你妈呢?……是不是?
  万国兴粗声粗气地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小万说,爸懂了,什么都懂了!……爸一定改!
  当小谭走过来的时候,父子俩已经平静了。见小谭来,儿子就问,妈,都装满了?
  小谭说,没满,那娘们哭得人心烦哩!
  小万埋头干活,不吭声。儿子往地头那边看了看,小大人似的,说,我去。
  留下小谭和小万,两人谁都不说话,只是合力捆着秫秸,偶尔头碰头了,两人都往旁边躲闪,像不熟的人,生分了许多。小谭暗想,晚上咋办?还让不让他上身?

  十四、
  万国兴走向居明媳妇。姨,他叫了她一声。
  居明媳妇抬起头,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问,什么事,小兴?
  万国兴说,姨,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你别担心了。
  万国兴今年才十四岁,比居四海大两岁。但是说起话来,就好像是和大人们平起平坐似的。居明媳妇喜欢他的沉稳和少年老成,多半是因为她在他身上看到了小万的影子。
  她问,小兴,是谁让你这么说的?……是你爸不是?
  万国兴说,我爸问我了,我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事情……
  他告诉你是什么事情了吗?
  没。万国兴小声说。
  曾经在万国兴眼里,居四海的妈妈过于年轻了,又好看,又活泼,又是个东北人,好像在这村里是呆不长的,总像要飞走似的。只是没想到,她不但没走,还居然把他爸带坏了!那张照片上,他爸显出了万国兴从来没见过的那种笑容,有几分邪性又特别好看的那种笑容;他俩特别亲密地笑着,搂在一起,好像他俩之间有多少秘密藏在一块儿似的!这是在他家墙上所有的照片上都看不到的一种笑容。这把万国兴吓坏了,爸要是跟着居四海的妈妈跑了,可怎么办?
  居明媳妇又问,小兴,你说实话,你爸和你怎么说的?
  万国兴说,他就问了我在相机里看到什么了,我说没看到什么,……
  居明媳妇说,嘿,你咋就不问问他,相机里有什么呀?
  万国兴说,我没问。
  居明媳妇说,那你现在问我!
  万国兴一猛劲,踢了旁边的秫秸垛一脚,狠狠地瞪着她说,我就不问!
  本来,万国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想这件事,是先为妈想,还是先为自己想。如果先为妈想,正如爸刚才说的,如果妈知道了,她肯定会跑回城里或者娘家,再也不回来了,这个家就拆了;可是,如果先为他们唯一的儿子想的话,万一居四海的妈妈当上了他万国兴的后妈,那么不知哪一天,他就会被这个坏女人吃掉了。据说有一种夜里能变成狐狸的鬼,青面獠牙,两眼喷火,专门到有小孩子的家里勾引男人,目的就是为了吃小孩子的心!爸!你上当了!等万国兴再回过头来看居四海的妈时,她已然像个鬼一样了,她披头散发,两眼红肿,脖子汗津津,双肩耷拉着,腰也垮了,像极了一只丧家犬。
  万国兴再一次冲着秫秸垛大喊道,我就不问!
  这时,他看见居四海从村里远远地跑过来。居四海边跑边叫着,妈!妈!……妈,你怎么在这儿?
  他妈问,在这儿怎么了,妈和小兴说话呐。
  居四海问,说什么呢?
  他妈说,就说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提高提高,……
  居四海拉住万国兴的胳膊,看看他的脸色,小声问他,真的?……你怎么了,不高兴?
  万国兴说,没怎么。
  居明媳妇打断他们的对话,问居四海,小海,你找我干什么来了?又把正事忘了吧?
  居四海一笑,说,对了,没忘,没忘,俺爸回来了,找你呐!
  居明媳妇脸色一僵,反问,你爸回来了?!……他回来干什么?
  居四海回答道,他没说。
  等居四海和他妈走远了以后,万国兴才走回地里边。 他闷声闷气地对父母说,她走了。
  小谭劈头就问,你跟她说什么了,她就能走?……你们父子俩有什么事儿瞒着俺?
  万国兴说,我没说什么,是居四海他爸回来了……
  此话一出,三个人全都松了口气。小万抱起一大捆秫秸,大叫一声,嚯——,拖着就往地头走,小谭和万国兴娘俩也跟在后面抱起秫秸捆。小谭和小万认识,是因为小万的二姐嫁到了小谭她村。他二姐见小谭身体壮,肯吃苦,不多话,就让小万来家一趟和小谭见面。小谭那天专门穿了一件红色的运动衫,把脸蛋衬得红扑扑的;再加上圆滚滚的肩膀头子,和肩膀头子下面也是圆滚滚的胸脯子,小万一见之下也动了心,当面就对二姐点了头。小谭和小万有个共同点,都是话不多,因此结婚以前,他俩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本来嘛,农村的生活也没啥稀罕,还不就是播种、收获、大爷、大妈那么点子事,有什么可聊的?婚后不久,小两口就遇上了打工潮,村里最先走出去的人都挣到了钱。小万也跟着走了。小谭在家种地,带儿子。日子穷,但是平静。后来,女人们也开始走出去了。先是小万的二姐去了城里,给人家当保姆,每天做饭,打扫卫生,跟自己过日子一样,不累,还挣钱;春节时候回来,就说给小谭听城里的新鲜人新鲜事。开始小谭并不羡慕,一是孩子小,怎么离得开?二是城里那么复杂,谁也不认识,怎么活?直到小万受伤,家里断了活钱儿,小谭才不得不跟着二姐踏上打工挣钱当保姆之路。出了门,处处遭白眼,才知道最苦不是干活,而是想家。想家当然是最想儿子,其次才是想小万,但是想小万想得最疼,全身疼,火烧火燎的疼,才知道年轻夫妻是最不该分开的。手拉手都解不了的饥渴,怎奈迢迢千里的想念?电话电话打不着,写信写信写不多,永远是“我挺好,家里挺好,请放心”。

  十五、
  居明媳妇况霞赶到家的时候,只见居明正在摆弄桌上的照相机,是小万那个,旧的,明显比自己家的那个过时。
  况霞进门,问居明,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也不打个招呼……
  居明说,家是俺的,媳妇是俺的,俺回家还要给谁打招呼呀?……给小万吗?
  况霞后脊梁一阵冰凉,什么意思?!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