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保姆秋收记 连载10

保姆秋收记 连载10

10
  十七、
  小万刚离开,小谭的手机就响了。她知道是戴志国打来的,每天晚上他都要问问奶奶的情况。小谭就把今天的事情说了说,除了自己和小万的事。戴志国一听到将军坟的计划,就非常感兴趣,他兴致勃勃地说,你们最好听奶奶的,奶奶的父亲是大考古学家呐!过两天我也去看看,顺便接奶奶回家!
  听到“回家”二字,小谭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个家,是你的家;那个家,是奶奶的家。你在自己家的日子也不长了,接下来怎么办呢?该不该把小万带走呢?……要是仍然把他留在家里,不是等于又把他留给居明媳妇了吗?白天,他们俩在地里,演的像夫妻赌气一样,那居明媳妇完全不把她小谭放在眼里了。在小谭面前,她“小万”“小万”地叫,带着多少见不得人的感情啊!幸亏小万一直没理她,否则,让小谭的脸往哪儿搁呀!刚才她把小万赶走,也有一半赌气的意思,就是要看看,作为你堂堂正正的媳妇,能不能给你气受,也看看你受不受!最严重的是,他们俩的表现,都是在孩子的面前上演的。小兴这孩子,少年老成,嘴也严得出奇,什么都不说,连眼色都不给妈妈递一个。他究竟是明白呢,还是根本不懂?问题是,小万和居明媳妇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小谭坐起来,下了床,她来到娄奶奶的门前。娄奶奶还开着灯,正在看书。
  娄奶奶问,小谭,没睡呢?我这儿没事了。
  小谭说,奶奶,我有点儿事,跟你说……
  娄奶奶说,哟,来,说吧,说吧。边说,她边坐了起来。
  小谭坐到桌前的椅子上,眼泪先就下来了。她磕磕巴巴地说了下午在地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居明媳妇的语气,说了小万的死不开口,还说了儿子对他爸的冷淡态度。小谭说,奶奶,他俩肯定是有事了!
  娄奶奶听出来,小谭并不知道照片的事,心就放下一半。她说,要我看呀,凭小万的态度,他肯定是不喜欢居明媳妇的!
  小谭将信将疑,说,是吗?
  娄奶奶说,当然了。他要是喜欢她,能不怕得罪她吗?
  小谭问,他要是喜欢她,会什么样?
  娄奶奶说,小万要是喜欢她,他会非常客气地在村里就处理完了矛盾,既不让你知道,也不得罪她……他根本就不会让她追到地里去!
  小谭似乎明白了,说,噢。
  娄奶奶说,小谭呀,长期分居的夫妻,最容易产生信任危机,也最容易被别人钻了空子。这个时候,夫妻间的互相支持就最重要。小万和你是夫妻,有感情,有孩子,有家庭,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是不是?
  小谭眼泪又涌上来,说,是。
  娄奶奶说,咱不能让别人破坏了,是不是?
  小谭说,可是,他俩如果背着我……
  娄奶奶说,咱们不说没有的事情;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有,小万现在的态度是不是已经很明确了?他就是不喜欢她嘛!……你还想逼着让他说,他喜欢她?你真想听这句话吗?
  小谭说,不想听。
  娄奶奶说,对了嘛!如果你不想听的时候,他偏偏对你说这句话,那才叫彻底完蛋了呐!
  小谭想了想,点点头,说,奶奶,你睡吧,我走了。
  娄奶奶说,自己再好好想想,想大局,想这个家!
  小谭离开以前,把奶奶的尿盆放到小凳上,然后轻轻关上了门。
  现在这种社会中,一个家庭,夫妻两人在一起五六十年,双方都坚守着不做出格的事情,非常非常难。而一旦出了问题,双方又能够互相谅解互相宽容,也是非常非常难。娄奶奶和娄清泉婚后,部队四处驻防,他们有很长一段时间两地生活。随着娄清泉的级别越来越高,风传回来的有关某女文工团员的口信也越来越多。当时刚三十岁的曹媛就给娄清泉写了一封信,把所听到的一切都告诉给他,最后,她写道:“请注意你身边的风,它们是我最可靠的朋友;一个人的清白,是自己发给自己的荣誉奖章。” 娄清泉回了信,长达二十页之多,他仔细回答了曹媛信里的每一条传言的来龙去脉,哪次是偶遇,哪次是借书、还书等等;同时也检讨了自己平时不够检点的言行,并且感谢了妻子的信任和嘱咐。他写道:“边关的月亮是我的镜子,也是我的奖章;什么时候,你想我了,它就是我的写照。”从此她再也没有听到过有关他的风言风语。

  十八、
  戴志国回家乡的这几天,走走看看,就明白了,农民不是没本事,而是没路子。他们的手脚被束缚着,被户口绑在土地上,要想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折腾出点有效益的事情来,是多么不容易。似乎用了一辈子才明白,现阶段,农村必须依托城市,才能逐渐发展富裕。比如小谭在城里做保姆,小谭的丈夫在城里打工,都是靠着城市财富的溢出,才流到农民手里一点点。
  到家第二天,老同学韩富居和李卫生就来看他了。最初夫妇俩走进门,他以为是村里的哪个大爷大妈,正仔细辨认,遂见他们开“蹦蹦车”的儿子跟进来,才知是他们。老同学见面不是见见而已,总是要比来比去,比个头,比处境,比比现在和从前。
  李卫生说,戴志国现在精神多了,过去在班上总是拖着一条大鼻涕……
  戴志国吃惊地说,我吗?没有啊!……你记错了吧。我记得是刘栓儿……
  李卫生带着当年的傲慢说,当然是你……要不,我早跟了你了。说完,她斜刺里狠狠地挖了韩富居一眼。
  戴志国就笑,说,这哪有韩富居入赘你家好啊,要是跟了我,还不是两地分居……
  韩富居反击道,你不是也入赘给一个大官家了吗?
  戴志国说,我那不叫入赘,我就在城里上班,也不在她家住……
  韩富居点头说,啊,是形式不太一样吧。卫生她家条件好,就一个她,俺家儿子多,吃都吃不饱……
  戴志国问,现在是不是好多了,你爹娘享福了吧?
  韩富居说,哪里,哥儿几个还是各顾各!
  李卫生仍然陷在想象中。她说,那时候,你,还有周扒皮、大马趴、扇风耳、魏小六、八戒,还有,还有……
  她儿子在一边补充道,还有刘栓儿……
  李卫生说,对,对,还有刘栓儿,都想和俺好……
  戴志国刚想反驳,但是一转念,就没吭声,由着她去说吧,一个农村妇女,就凭着这些想象过她的精神生活呐。
  果然,韩富居抱歉地对戴志国说,你看,她唠了大半辈子了,越说越像真的了。
  戴志国说,总是年轻时候的回忆最美好嘛。
  中学时候,戴志国喜欢的是另一个女生,于小翠。她是学校语文老师的女儿。于先生好像是因为犯了什么错从城里下放来的,于小翠就和众人有些不同。戴志国经常傻傻地长时间地盯着她看,但是他始终没对她说过喜欢她。后来上了大学,他给她写过信,也没提感情什么的,只写了写大学生活。小翠从来没回过信,后来戴志国也因为没钱老买那八分钱的邮票,就此断了联系。穷困会阻止很多的因缘,只有最坚硬的缘分才能够实现。大学毕业,分配工作以后,他被介绍给厂长老战友的女儿娄小丽。一见之下,恍惚是于小翠站在眼前。他看一眼,躲一眼,始终是恍惚的。难道真是天赐良缘?恰巧娄小丽也看中了他,两人就顺风顺水地走到了一起。
  于是,戴志国就问,于小翠,还有联系吗?
  韩富居看了看李卫生,怯怯地说,没……没联系。
  李卫生接过来说,有,有联系!于小翠嫁了个大款,整天领着个狗溜大街。那天就遇见他了,还请他吃饭,吃完还带回一摞饭盒,那叫打包!……什么打包,不就是剩饭嘛!叫我一猛子都给扔了!
  她儿子听了就笑,说,俺妈扔完就后悔了!……一见满地都是这么大块儿的红烧肉、鸡呀,鱼呀的!
  李卫生说,我哪知道他们吃的这好!
  韩富居也笑,说,她以为就是些腌黄瓜、花生米呐。
  那天一直聊到晚上,戴志国请他们在村里小馆吃了两顿,中午是鸡和鱼,还有大块儿的红烧肉;晚上是饺子,凉菜就是腌黄瓜、花生米。晚饭后,天还没黑透,他们一家三口开着蹦蹦车离开。双方都有些依依不舍,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再见面的缘分了。

  十九、
  居明请小万去家里喝酒,小万不敢不答应,就心肝颤颤地去了。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