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文艺的走势图

文艺的走势图

近日关于美国经济二次探底的讨论和文化体制改革的风声很有意思。不同的是,那边一说要探底,这边就紧张;那边一说要改革,这边就立刻说文化市场如何繁荣。对比之下,令人想到,文艺的走势,谁说了算?

比起经济,文艺有些寂寞。

经济很幸福,它的指标千千万万,从股票到期货,从焦炭到大蒜,从百货到钢铁,从汇率到黄金,从就业率到出生率……各行各业都被各种指标表达着,无数的红绿线、红绿柱和红绿箭头表示着经济的现状。即使如此,经济走势仍然令人捉摸不透:你说探底,一定有人说深不见底;你说是反转,一定有人说是反弹;你说房价必跌,一定有人劝买房趁早……而不久的将来,一定是有人说对了,有人说错了。错了就错了,对了就对了,而已。

关键是,人们参考的都是同样的数据,红绿线、红绿柱和红绿箭头。因此,无论采纳何方意见,政策就产生了。大到个人,中至企业,小至政府,都可能依照这些走势图进行决策。这也是经济界激烈争论的必要所在。

可是,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的文艺却连个像样的指标都没有。那唯一与经济搭得上边的电影票房,也都是虚无缥缈,查无实据,连掐带算,乱账一团。

据说电视台的收视率调查也是各台送鸡送鸭给那几十年不变的调查户们,让他们“今年春节不收礼啊,要看只看某某台”,即使出门买菜家里没人,也要开着电视机,频道就定在某某台。

和数字还有些关系的,就是早些年的八个样板戏了。仅仅是八个样板戏,但形成了文艺最最繁荣深入人心的时期,因为全国没被关押没被整死的人们,个个都会来上一段样板戏,荒腔走板的不算,单是“仇恨入心要发芽”的李铁梅式的“女高腔”就涌现了数十万。那“打虎上山”的爱好者们,后来又改唱了《北国之春》。

然后,不论多少个二中全会、三中全会,大船调头,小船调尾,文艺永远是繁荣的,那条线永远是阳线,红色的线,而且从来没有探过底。期间,反这个风,反那个风的也搞过,那也是上升时期的短暂休整,平的,线的走势最差也是平的。这就看出领导文艺工作的难度之大要远远大于经济。想管理,想监控,想令行禁止,想指东唱东,指西批西,却常常失算,还要不时地反个“三俗”,的确很难。在经济领域,起码你知道生产的是什么;可是文艺不然,听着都是歌,但也许是香花,也许是毒草,要依当时的“南波万”的感受来定。

假如用两条线来表示文艺大盘的话,一条红线表示香花,一条绿线表示毒草,那么如果一个时期毒草多了,毒草的线就应该飘到香花的线上边;但是谁敢判定此时文艺大盘就一定绿了低迷了呢?而中毒的人多了,三俗多了,文艺大盘就该崩盘了吧,可是谁敢说文艺不是在蓬勃发展呢?君不见,昨日的三俗已在今日登上古典、经典的宝座,那么今日的三俗是否也会在明日被奉为神明呢?也许三俗与高雅之间本身就有着内在的割不断的联系呢?

文艺的走势既然没有指标作参考,因此就很难评价文艺的动向;也很难保证不同意见的争论能够正常进行。谁预测对了,谁判断错了,不再是对与错的问题,而是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了。一旦涉及意识形态,就与政治相当的近了,于是就会有趋炎附势的人,就会有挥舞大棒的人,就会有冤死鬼……相比之下,经济学家的境遇显然幸福得多了。

这又令人想到,文艺发展的决策者们在调整政策时的依据究竟是什么呢?一朝天子一朝臣,难道是根据“南波万”的口味不同,文艺的决策就不同吗?有时出现的忽左忽右,是不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数据、指标、红绿线、红绿柱和红绿箭头,没有走势图才造成的呢?不得而知。

于是想到,将来一定有特别聪明的人能够攻破这个难题。为一个胡思乱想和某种文艺局面搞出一套类似“布林线”式的指标来。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