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人口普查稍显仓促  名词设计不够科学

人口普查稍显仓促  名词设计不够科学

昨天,人口普查的调查员进我爹家了。我正巧在那儿,便从容应对。但是为了一个名词,我还是忍不住纠正了来人一下。

我的情况并不特殊:我的户口在我爹家,但是我还有自己的家。这就出问题了。调查员把我算做人户分离。我没意见,但是我觉得并不准确。我又问她们,那我在那个家接受调查的时候,是不是同样算人户分离呀?她们回答,当然是。我再问,这么说我一个人就算了两个人户分离的数,是吗?将来统计上去,北京市人户分离的统计结果如果是6百万的话,其实可能只有3百万,因为问卷的设计者并没有为“户口在人不在”和“人在户口不在”两种情况各自设计一个名词。这就是我认为仓促的原因。如此大规模的调查,本应更缜密些。

与此类似的是,我觉得现在ZF的一些政策和执行手段都出现了问题,一些常识性的错误发生,令人怀疑某些人的智商和仕途渠道。比如近期关于赶走“低端人群”建议的传说,比如郭德纲音像制品全部下架的传说,比如08年奥运会限行后至今不退还养路费的事情:先是说自动返还到车主的牡丹卡里,遥遥无期地等待之后,又被限期去领,说是过了日子就不还了。我的400元从此就被北京市路政局黑不提白不提地吞吃了。那几天,媒体上关于车主们排几个小时队为领回自己的养路费的报道,令人吃惊!你有什么理由不退还老百姓的钱?我相信,像我一样被吞掉养路费的车主不在少数。这都是什么素质的人做的决策?天知道!如果在古代,你是父母官,我养活你,不敢有意见;但是在当代,你是服务员,你贪了主人的钱,算什么性质?

据说,公务员是当前最火的就业理想之一,但愿新公务员的素质再高一些。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