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骂人的要领

骂人的要领

近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引得全国共讨之,全网共诛之。以往,我们普通人都是跟随者,看人家骂,跟着听,纯粹地听,纯粹地看事物,纯粹地判断谁对,谁不对,然后抛出我们的愤怒和鄙夷。这样往复来回,当着别人的分母,充当着所谓的大多数。

我们的处境决定着他人的处境。我们盲目的大多数盲目地决定了他人的命运。这在文革中比比皆是,屡见不鲜。而在文革后,承担主要罪责的人被处罚,而盲目的大多数,也是曾经盲目的帮凶们,悄悄地隐匿在所谓“群众”的面具后面,三缄其口,期待被别人忘却,果真就渐渐地被人忽视、原谅、忘却,直至自己都觉得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后来,社会上的分歧开始转变,矛盾更多地由政治而转向经济,商业利益隐蔽在社会道义背后,卷土重来。而我们盲目的大多数仍然痴迷于社会道义的评判者身份,盲目表达着无处发泄的愤怒。分母仍然是分母,大多数仍然是一哄而起的大多数。

郭德纲徒弟事发,立刻引来骂声一片。但是大多数人里,有百分之几的人知道郭德纲是不是得到物业允许才围的草坪?公开的照片是否他家的草坪?他是什么时候围起来门前草坪的?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有人提?另外,有百分之几的人知道郭德纲说的“几个穷人组织的业主委员会”里,有几个是穷人?须知,郭德纲所住的小区是个别墅区,你说谁是穷人?被说成穷人的富人们还没急,真正的穷人就都急了。怎么不想想,郭德纲本人就是穷苦出身,他口中的穷人能是真正的穷人吗?

君不见,8月正是演出季到来,8月中旬就是郭德纲和于谦牵手十年的纪念演出,票已售罄;还有相声界的聚会演出,还有……

君不见,前两年郭德纲做药品广告的风波中,一家大电视台骂得最凶,而它自己播出的广告中某医院已经治死了人;它自家的主持人做药具广告,投诉者上千;为什么不骂自己、连个自我批评也没有呢?你敢说不是因为郭德纲参与的某地方台的节目收视率在北京地区远远地高上去了吗?

因此得知,骂人是有要领的。骂谁?骂什么?怎么骂?骂多少?何时大多数一上来,再言撤?

一是,挨骂的此人一定要是真正的草根,绝对没有大靠山;骂后不会被电话,被吃茶;郭德纲唯一的靠山就是侯耀文,还不幸去世了。二是,一定要有势力强的人烦或者恨此人;这是现成的。三是,此人绝非好勇斗狠之人,不是黑社会,闹不出大乱子。四是,上法庭的可能性要小,否则赔款也受不了……第五条以后,才是怎么骂,由谁出头骂,等等策略技巧问题。当然,策略只在一开始,后面群众的戏一开场,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

“大多数”们可不管什么策略不策略的。

我们“大多数”里,有的可能早就看不惯他那个德行,也许最烦那初贫乍富的劲儿,更不满我没富他先富、我没出名他先红……所以,骂就骂了。

可是,想一想,这是正常的吗?再想想,我是清醒的吗?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