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洗脑还是洗良心:职业道德应是第一课

洗脑还是洗良心:职业道德应是第一课

网上疯传的“医跑跑”令人吃惊。上海一家医院正在手术中的医生和护士在“起火了”之后弃手术台上的病人而逃,致使一名正在接受截肢手术的全身麻醉病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上网“g”了一下,竟然发现此类事件并非少数。有的医生在手术台上与人发生口角,会甩下病人赌气出走;有的仅仅是为了“领奖金”而离开正在进行手术的岗位;更有的医生明知是把病人误诊为癌症了,但为了自己的面子,还硬着头皮让病人吃了大半年的化疗药品……

我年轻时候在部队医院当过几年兵。那时候,每天每天开会,都要读毛主席著作《学习白求恩》,医院里到处张贴的都是毛主席的“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周围老乡们来看病,都是免费的,致使老乡们有个口头语:“您给我看病,我给您扬名”;地方上两派武斗,互相打得断胳膊断腿血葫芦似的,双方负伤的人我们都要抢救;作为责任,“救死扶伤”四个字是刻在脑子里的。

改革开放以后,我得知了那流传于西方医学界的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内心的震动和感动都是空前的。原来,除了“革命的人道主义”之外,还有一种东西叫职业道德,属于责任,属于道德。

历来说,医生和教师标志着社会的良心,一个是以“悬壶济世”为己任,一个应该是“灵魂工程师”。按说,人们在学校和医院里应该能够感受到最纯洁的社会环境。假如连医生和教师都大批地变了味,这个社会就岌岌可危了。可惜的是,我们早已不能把医生和教师当作榜样了,他们中间发生的变化,是每个有过学生和病人的家庭都能深切体会到的。

现在这个社会,我们很难要求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时时刻刻都做好人,那要求太高,很多人做不到的。但是我们起码有权要求每个人在岗位上工作时,能遵守职业道德。我们医院外科有位老护士,平时为人狡诈,经常偷看我们的信件,套我们的话,还好打个小报告什么的,可是她在工作中非常认真负责,一丝不苟,要求严格。仅仅是这一点,我就尊重她,至于其他方面,自己谨慎些便罢。

“医神阿波罗、埃斯克雷彼斯及天地诸神作证,我——希波克拉底发誓:我愿以自身判断力所及,遵守这一誓约。……

“我愿在我的判断力所及的范围内,尽我的能力,遵守为病人谋利益的道德原则,并杜绝一切堕落及害人的行为。我不得将有害的药品给予他人,也不指导他人服用有害药品,更不答应他人使用有害药物的请求。……

“无论到了什么地方,也无论需诊治的病人是男是女、是自由民是奴婢,对他们我一视同仁,为他们谋幸福是我惟一的目的。我要检点自己的行为举止,不做各种害人的劣行,尤其不做诱奸女病人或病人眷属的缺德事。在治病过程中,凡我所见所闻,不论与行医业务有否直接关系,凡我认为要保密的事项坚决不予泄漏。”(《希波克拉底誓言》)

这里仅仅是摘录了《希波克拉底誓言》中的几段,已感人至深。

现在还有一种时髦提法,说“工作是为了好玩,不是为了赚钱”,似乎在年轻人中显得非常时尚,似乎相比只是把工作当饭碗的赚钱族要高级了多少。对于这种稀释职业道德的提法,真是不敢苟同。大批“有知识、没文化,有专业、没理想”的医生、教师等等就是这样提倡出来的吧?

重读《希波克拉底誓言》,“我遵守以上誓言,目的在于让医神阿波罗、埃斯克雷彼斯及天地诸神赐给我生命与医术上的无上光荣;一旦我违背了自己的誓言,请求天地诸神给我最严厉的惩罚!”

再加一句东方的,阿弥陀佛。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