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八、
  于小羽离开王大力的家后,就真正失踪了。几天也没个音讯。这一下,王大力才感到慌了。放下仅剩下几集没拍的系列片不说,单是她的安全问题也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尤其是看着林光明每时每刻阴沉着的脸,更不是个滋味。他后来把那天晚上在“卡莱”接的于小羽的电话号码找出来,给了老林,他们打过去几次,都没有人接。于是,王大力开始每天注意起了报纸的边边角角,看看有没有什么寻人的小广告,无头女尸什么的消息,生怕错过了。
  一天,小裴打来电话,说是行程安排已经批下来了,问他想不想看一看。王大力明白,是小裴想见他了。他就约定了下班后的时间,说好去接她。
  不料,中午的时候,他又接到华云云的电话,说是从老家回来了,要他下班后去电视台给她送钥匙,还说她顺便给他带了一些土特产。王大力本来想说不要,可是又一想,怎么着你也得给人家送钥匙去,就答应了她。为了不耽误与小裴的约会,他提前到达了电视台。他打了电话进去。一会儿,只见一个工人推着一辆搬运车从里边出来,华云云跟在一旁。王大力一见,就吓了一跳。车上装着五六个纸箱子。出了大门,那小车就冲着他来了。
  王大力下了车,对华云云说,什么呀?给我这么多?我可不……
  华云云笑着说,美的你!哪能都给你呀!……你得帮我送一趟去。得跑好几个地方哪!是核桃!
  王大力一听就没了气,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华妹妹!一个核桃有什么可送来送去的?这儿又不是买不着!
  华云云边往他的车上搬箱子,边说,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老家的核桃和别处的不一样。我姐姐就想吃我们老家的核桃,这次是她专门让我带的。
  王大力先把房子钥匙还给了她,又无奈地说,我一会儿还有事哪。
  华云云说,那我怎么办?……我今天就够心疼你的了。你想想,我今天一早六点多就到了,本来想让你接我一下,可是又一想,让这个懒东西多睡一会儿吧,就只好打了个小“面的”运到这儿。那时候台里的师傅们还没上班,连小推车都没有,都是我自己一箱一箱搬进去的。我容易吗我?
  王大力听着就笑说,该!让你这种“无事忙”吃点苦,以后就老实了!……那就走吧?早完早了吧!
  第一站就是华丽丽家。华丽丽早就等在楼门口。她穿着一件鲜艳的家居服,显得有些臃肿。王大力在车里远远地看见她,就对华云云说,你姐姐真是越来越庸俗了,穿得那叫什么呀?一看就像个……
  ……鸡似的!华云云接着他的话说,当下就给了他一拳,打在他的胳膊上,……讨厌!我就知道你得说这句话!
  王大力大笑,坚持说,你看你看,像不像倚门卖笑的……鸡,还是个土鸡!
  车停在华丽丽面前,王大力搬下两箱,然后问华云云,还搬不?两箱够不够?……华丽丽呀,你可真够狠的,张口就让你妹妹给你带几箱核桃!你妹妹再怎么能干,也是个女的呀!
  华丽丽就笑,说,不是有你呢吗?
  王大力说,我怎么了?我又不是你家长工。
  华丽丽意味深长地说,想当吗?想当就能当。
  华云云在一旁立刻叫道,华丽丽!你住嘴!
  华云云这一声喊,王大力才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他故做不懂,说道,那要看年薪是几百万?少了不行。说着,他就帮华丽丽把两箱核桃一齐搬上了楼。进了门,放下手里的箱子,四处看看,只见一个地方不大却整洁有序的温馨小窝被华丽丽收拾得还挺现代,就问她,怎么样,华丽丽,看来你过得还行啊?
  还行。你呢?
  王大力说,我也还行,全息全影的……
  这时,华丽丽突然小声说道,哎,是不是于小羽和他老公闹翻了?
  王大力一惊,问她,哎?你怎么知道的?
  华丽丽说,前几天她给我打电话,想来我这儿住两天,可惜我老公刚回来,不方便……
  王大力又问,那她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住在哪儿呢?
  说是在她的战友家……咱们不认识,也没问叫什么名字。
  王大力说,哎我告诉你啊,下次,下次如果她还给你打电话的话,你一定争取见见她,至少也得把她的地址问到,然后悄悄告诉我,我正找她哪。
  瞧你,还真跟个侦探似的哪,什么呀!告诉你不就得了?她拍拍他的后背,拍得嘭嘭响,又说,……好吧,谢谢你啊,再见。
  上了车,王大力告诉华云云,他已经把苏苏正式介绍给了文艺部的李小娜。华云云问道,谁是李小娜?你怎么认识的?
  王大力就说,你自己就是电视台的人,你不给苏苏介绍,还让我这个外人管……
  华云云说,你不知道,文艺部那帮混蛋,根本不买你的面子——面子多少钱一斤?没有好处绝对没戏。就算有了好处,也得分好处大小……
  王大力一听也懵,说,哟,那李小娜会不会也和他们一样?
  华云云说,难说。不过,苏苏可能懂这套。她入道又不是一年两年了。
  在城里绕了大半圈,总算把核桃送完了。下车的时候,华云云说,我请你吃饭吧?
  王大力说,别瞎客气了。
  华云云又说,这么说今天咱们不能聊天了?
  王大力说,你刚回来,累了一天了,聊什么聊?洗洗睡吧!
  华云云笑说,讨厌!你才洗洗睡哪!
  到达科考协会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王大力把车停在院子里,按了两声喇叭,然后抬头一看,小裴的那扇窗口黑着灯。他就下车去问楼里的值班员。值班员告诉他,小裴到车站接人去了,留下话,让他明天再打电话。王大力回到车里,心想,难道小裴是想让我帮她接站?怎么不明说?这几天,他和小裴一直联系不上。小裴因为痛经已经在宿舍躺了几天,却不让他去看望,可是她又没有手机,王大力只能被动地等待。好不容易约了一回,还让个华云云给搅和了。王大力决心在车里等她。

  在条件恶劣的环境中注意预防,搭建遮护棚,保持干燥,防止过度劳累。
  病情加重的因素有:衣服浸湿又伴有大风,低温环境伴有大风。身体损伤不能运动,损伤引起身体产热能力降低,心情焦急不定,压力大,身体瘦弱。
  疗法:防止身体热量进一步散发,置身室内,避风;脱去潮湿的衣服(不能脱光),每次脱一件外套,换上干衣。病人清醒时,让其饮用热饮料,食用含糖食品。
  体温过低加重时,须从身体内部加热。如进行体外快速加热会促使冰冷的血液流入体内,进一步加重病情。可将热体放在以下部位:腰背部、胃窝、腋窝、后颈、腕部、裆部,这些部位血流接近体表,可以携带热量进入体内。
  要保持你的“兴奋状态”。保持活力——但避免过度疲倦,保持充裕精力以便完成更艰巨的任务。尽可能多睡觉——除非你已经精疲力竭,否则在冻僵之前你肯定会醒的。过度活动使你丧失的热量是不会循环再生的。
  不要让严寒使你消沉。多想想办法使住所更加温暖,另外还可做一双更保暖的手套等等。经常运动手指和脚趾以保持血液循环畅通。
  不要强忍不解大便——这通常是引起便秘的原因。研试着调整好时间,以便在你离开住所时,顺便把排泄物带走。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小裴出现了。她身边走着的是个背着巨大背囊的男人,一时看不清年龄。他们两个人的手里还提着大大小小的东西。王大力下车关车门的声音惊动了他们。小裴回头看到了他。
  王大力迎过去,说,小裴。
  小裴见了他有些紧张,说,哟,你怎么在这儿?
  王大力说,抱歉啊,我来晚了。你这是……?
  小裴随即对那男人说,本来说好他们来领行程表的……又对王大力说,这是我男朋友,小崔;这是这次要去北极拍电视的老王……
  小崔一听,立刻放下东西,伸过手来说,你好!老王。
  王大力一愣,面对面地盯着小崔。借着楼里的光线,看得出这是个敦厚的青年。他个头不高,却显得非常挺拔;眼睛里透出的信任和坚毅使人震动。这种目光,只有经过长期艰苦生活的人才可能具有。这时小裴说,你既然来了,我就去给你取一趟……
  王大力说,我跟你去取吧。
  不。我自己去,小裴坚决地说,你们在这儿等我。她放下东西急匆匆进了楼。
  王大力情不自禁地叮嘱了一声,别急!慢点跑!
  王大力转过头,对小崔笑笑,只见小崔也在对着自己笑。他就问,从哪儿来?
  小崔说,贵州。
  大力又问,那么远!不准备调回来?
  小崔说,我们学地质的,回来能干什么?又不像她们女的,能坐坐办公室……再说,我要是回来了,还有那么一把子人哪……他们怎么办?还能都调回来?
  王大力说,也是啊。那些事总是要有人干哪。
  这时小裴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摞纸,交到王大力手里,说,都在这里了,这是你们公司三个人的保险合同、行程表、注意事项,这上边写了需要带什么东西……好了,都在这里了。没什么事了吧?
  王大力只得说,好好,没什么事了。谢谢啊!那……就再见了。
  再见。
  他回到车里,眼看着小裴和小崔一起往院子的后面走,走着走着,小崔还回过头来看了看他的车。你以为自己有车有房子,在城里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你就真有幸福吗?看那个小崔,他才是真正明白自己要什么的人。他也许知道自己比不过你有钱,也许也会偶尔羡慕你,可是他坚信,他的“那把子人”需要他,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儿。可是你呢?哪里是缺你不可的呢?除了你的父母。连在小裴眼里,你都是可有可无的人。——小裴!小裴!你今晚会和他同床共枕吗?此时此刻,他想象着小裴和小崔正一起在灯下吃饭,在床上做爱,小崔那么壮实的汉子又素了那么长的时间还那么年轻那么有力……啊——王大力心如刀绞,喘不上气来,就把车停在了路边。
  身边,城市的中心大道上车水马龙,流光溢彩。一定是有人幸福,有人悲伤,才能构成这红红绿绿明明暗暗的景象,才会被这繁华昌盛的景象衬托出内心的凄凉。去哪里呢?凄惨地回家舔净自己的创口?不,那不是你王大力的一贯风格。
  王大力在前边路口调头,往西郊驶去。去“卡莱”吧。看看苏苏去,听听她唱歌。要说不如意,她应该比你更甚。一个经过“周扒皮”的女孩子,还能怕什么?
  “卡莱”里边已经上了不少客人,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把几张桌子对在了一起,像是绑上了一个肯掏钱的“大头”,都在拼命喝拼命喊叫。演出区的高凳上是一位老些的男人在呻吟,听声音像是经过专业美声训练又改唱欧美通俗的,底子很好,也不费劲,一首老歌,威廉姆斯的《爱情故事》(Love  Story),轻轻松松地流泻在角角落落。王大力挑了最后边的一张小台子落座,这里起码离音箱近些,受那些小男女影响小些。他要了两扎冰啤,静下心来听歌。老歌手唱完《爱情故事》,又唱了一首更老的《Too young》,四十年代的流行歌曲,王大力听妈妈曾经唱过,她唱着唱着就满眼泪水了。无论谁的青春都是珍贵的,都是和自己的情感一起成长成熟的。曲毕,王大力猛地就拼命地长时间地鼓起掌来。老歌手诧异地往后座看,然后从高凳上下来,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年轻人们一看,也起哄似地喝起彩来。
  这时,服务生举着托盘,摆上了两杯“水木清华”。王大力一惊,抬头,一眼看见服务生身后的苏苏。苏苏老熟人似地坐下,冲王大力一笑,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两人一起听歌,又一起鼓掌。苏苏这天穿了一件黑色紧身星光衫,是故意处理得皱巴巴的那种面料,使她的小胸脯也有形有款的。注意到王大力的目光,苏苏就笑了,说,今天刚买的,二百多呐。
  王大力说,多多少?五十吧?
  苏苏捶了他一拳,说,你才二百五呐。
  王大力说,你们怎么那么都爱穿这种衣服?一点儿不好看……
  苏苏说,你懂什么嘛!
  王大力说,我怎么不懂?不就是想性感吗?可是性感了又怎么样?还不是让男人……
  苏苏说,你住嘴!说完,脸色就很难看了。
  王大力马上打住,心想,你是为了散心来找人家的,干吗把人家弄得不高兴?然后对苏苏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想说你,就是没管住自己的嘴……
  苏苏浅浅地笑了笑说,没事。
  老歌手唱完第三首歌谢幕的时候,苏苏和王大力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两人互相望望,突然就一齐笑起来。
  苏苏问他,你怎么有时间来?
  王大力说,其实我是有大把时间的人,只要想得起,我就会来……你什么时候唱?
  苏苏说,我刚唱完。再唱还要等半个小时……
  王大力说,那好,就陪我坐坐吧。
  苏苏问,你刚才好像不太高兴嘛?遭遇挫折了?感情的事儿?
  王大力反问,你怎么知道?
  苏苏笑说,那当然,来酒巴独坐的,有几个是得意洋洋的?
  王大力一听,就说,那好,以后我一定找个高兴时候来你这儿,……
  苏苏打断他的话,说,最好也是能让我高兴的事情。
  王大力一下子想起台里演出的事情,神色又暗淡下来,说,总以为断肠人在天涯,却只见天涯外还有天涯。
  苏苏说,这就对了,想想我,你应该知足了。
  王大力边点头边问,啊,可是,为什么呢?
  苏苏说,你不应该是缺乏观察力的人呐。你看我,一是唱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唱到电视上,没有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二是,至今还没有一个男人专心爱我……
  王大力频频点头道,啊,说的好——专心爱!我想要的也是这个!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华云云。
  华云云问他,王大力,你在哪儿?
  王大力说,外边。……你什么事?
  华云云说,大力,我的家你是不是住过?
  王大力说,没有啊!怎么了?丢东西了?弄乱了?
  华云云迟疑地说,没有,……
  没有就行了,还怎么了?
  就是,就是好像比我走以前……干净了!是不是有人给我整理过?
  王大力这才笑了,心想,什么叫欲盖弥彰?这就是你和小裴收拾来收拾去的结果!真真是欲盖弥彰!他说,噢,是这样,我们老林不是把老婆打了吗?她原来不是住我这儿吗?明白了吧,是我让她在你家住了一天……
  ……噢,那就算了。华云云说。
  什么叫那就算了呀!你还能怎么样?王大力笑说。
  不怎么样。是女的睡过就算了,如果是男的睡过……我就只好洗床单了!多脏啊!
  什么!!王大力大叫,说我呐!
  只听那边华云云发出大笑的声音。她又问,真的,真的,你现在在哪儿?
  王大力看了看苏苏,立刻说,在大街上,再见吧,我开着车哪。
  苏苏疑惑地看着他。问,谁?华云云?
  王大力说,哟,我算服了You,真的是她。可是我今天谁也不想见……
  苏苏问,那现在我呢?
  王大力说,当然你例外。
  第二天去公司上班,林光明见王大力一对黑眼窝,就问他,你怎么了?病了吗?你可千万别病,咱们还得去北极哪!
  王大力说,没事,就是没睡好。
  林光明笑说,又是和你的哪一个女朋友干了个通宵吧?够有劲的啊。真是年轻啊!
  王大力说,恰恰!——让你说反了,就是因为没有女人呐……
  林光明说,没有女人就对了。省多少心哪!
  王大力这才想起什么来,大叫一声,说,哎——对了,我知道于小羽在哪儿了!
  林光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三步两步走到王大力办公桌前面。王大力说,我听我们一个女同学说,前几天,她在她的一个战友家。不过,看来她也住不长,因为她还想上我们同学家住住哪。后来就不知道住哪去了,再也没电话来。
  战友?林光明听了,仔细想着,嘟囔道,战友?战友?……我知道了!他吼了一嗓子,冲进了自己的小屋,喀哒一声关上了门。
  一定是那个邱英英!

  北极熊是北极地区最大的食肉动物,它们的身长一般可以达到3米,体重可达800公斤,一次要吃40公斤的东西,它们的食物主要是海象,海豹和驯鹿.北极熊在陆地上奔跑的速度很快,时速可达40公里.北极熊还是游泳健将,在北冰洋冰冷刺骨的海水里,它们可以自由自在连续畅游四,五十公里。

  这些天来,林光明对自己非要找到于小羽的决心也有些莫名其妙。你既然知道结局终归是什么了,为什么还非要死气白赖地找人家?就为了看看她的惨样?还是为了继续折磨她?抑或就是为了把分手的全过程都经历一下?细想自己,似乎还是把她当作了自己的人,还是想把人家控制在自己股掌之中,还是想把她纠正过来,还是想和她一起过。你用一生爱一个女人,你的青春和青春的躁动,你的梦想和为梦想付出的努力,你的家庭和与家庭相连的一切一切,都将要付之东流了,你肯定是不舍大于愤怒。
  两年来,于小羽自从听说小邱嫁给了洋人以后,心就莫名其妙地浮躁起来。小邱刚回国的时候,曾经请林光明和于小羽夫妇去吃饭,被林光明拒绝了。因为以前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再见邱英英的了。二十年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可是于小羽还是三天两头往她那儿跑,没事人似的,吃人家的东西,试人家的衣服,回来以后嘴里就全是小邱小邱的。终于有一天让林光明听烦了,把她大骂了一顿。从此于小羽照样往小邱那儿跑,但回家就再也不说什么了。林光明这才渐渐发现事情有些不妙。
  如今,还是轮到你不得不去找人家邱英英了。
 

话题:



0

推荐

胡健

胡健

119篇文章 1次访问 9年前更新

作家。曾任新闻记者、杂志主编、主持人。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