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闲人们出游,纯粹是为了游荡,倒腾倒腾腿脚。前一日还不知道去哪儿,星期二一早就上了八达岭高速。从十三陵出口,绕过昌平环岛直奔长陵方向,再从长陵向右转,循着路标,黄花城的广告牌一路指引你,不难找。后来有朋友电话里说,就那地方啊,它还是野长城的时候,我们就去过不知多少次。一句话使我们显得孤陋寡闻得很。

毕竟,景色并不依先后而变,最多四季不同。

在我国,淹在水里的长城,一个在秦皇岛,泡在海水里,是咸水长城;再一个是淡水长城,在这儿,黄花城。为什么叫黄花,没问出来,不究也罢;据说这里曾经是满山黄花。而我们去的时候,已是丁香为王,白色居多,偶有粉紫,沿路怒放,香气袭人。

美则美已,并非惊艳,毕竟走南闯北见得多了;只是这里空气新鲜得、绿色浓密得、水面旖旎得、放眼瞭望得、放声舒畅得……真是久违了的感觉。

顺着大道上山,下山,到了水边,在断掉的长城脚下,我们铺上布毯,摆上各自带的好吃的,还有朋友机智地带了大暖瓶的热水,配以迷你功夫茶具,可惜一小杯只能溜牙缝,这不是比喻,是写实。大家席地而坐,傍着水,傍着把自己的折腰残壁奉献给人类作为美景的长城,一起谈谈天,没有主题,只是对时事和事实做些口头补充及批注。

坐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起身向山里的黑龙潭走,迎面遇上一群年轻的男女大学生。我们之中有人赞叹道,年轻真好啊,要是能够回到年轻时候……

我立刻表白说,我可不想再回到年轻时候了,再重新活到老,真是太累了!

想起一生的累,还是按下不表的好。

走进山沟沟,又是满沟的绿色。一个多小时在漫山遍野的绿树中潜行,穿梭,沿着溪流,过小板条桥、大鹅卵石桥、树干桥,品种多,不惊险,趣味盎然是也。

此时又有朋友说,真想在这里住下来,多好啊!

我又不合时宜地反对说,我猜你住不了几天,没电脑没网络没手机信号,如果不是真的在风口浪尖上跌惨了的人,外来人是住不长的。

真的有个朋友,是中关村元老,倒了一次大霉,一蹶不振,就到乡下买了个院子,养了几条狗做伴,踏踏实实地做了乡野佬。别人的日子永远是自己生活的参照。

春游就是在春天找的一个见朋友的借口。


水长城-残破一角

水长城-残破一角

水长城票

沟里景色

水长城-食物

断掉的入水长城
话题:



0

推荐

胡健

胡健

119篇文章 1次访问 9年前更新

作家。曾任新闻记者、杂志主编、主持人。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