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健 > 保姆秋收记 连载5

保姆秋收记 连载5

七、

村里上上下下都管奶奶叫娄奶奶。

先是那些不下地的女人们来看奶奶,她们有的怀里抱着吃奶的孩子,有的手里织着毛活,生活虽然不富裕,但是显然过得比城里女人悠闲。她们一个接一个的来,成群结伙的,七个八个的,看得出,如果男人们也在,这个村子还是不小的,也会挺热闹。

热闹归热闹,可是在第一天的时候,还是出了点小状况。正说笑间,娄奶奶突然问,厕所在哪里?——娄奶奶要上厕所,可是小谭的婆婆不在。小谭的婆婆本来说好是在家照顾娄奶奶的,但一见这么多人在,也乐得避一避,就赶着去地里给儿子、儿媳妇送饭去了。

这一下就有些乱。小万家的厕所在房后面,围子是秫秸搭的,蹲坑也是几根木棍子在土坑上支成的。近几年惟一改进的是蓄粪池,因为村里一度号召过利用沼气做饭和取暖。小万在自家墙外挖了一个三米见方的蓄粪池,上面封好了水泥盖子,从此院子里的臭味和苍蝇也少了许多。在得知娄奶奶要跟着来以后,小万自己动手做了一个中心带孔的木凳,类似城里人用的马桶,不过只是个没有底的马桶。木凳可以放在厕坑的上边,但是要想坐稳,还需要有人扶着。

万婆婆不在,谁来扶娄奶奶?摔了谁负责?正犯愁呐,一个叫居明媳妇的女人慢腾腾地凑近来,说,要不,娄奶奶,到俺家上去?

女人们哧哧笑,七嘴八舌地告诉娄奶奶,居明媳妇儿家是大款,有抽水马桶,哗一下就什么都没了!……咿,谁都不让用哩!……娄奶奶是有福气的人哪!……

娄奶奶一听,高兴了,说,真的呀?这也有抽水马桶了,那可太好了。过去我在乡下“四清”的时候还蹲得下去,现在可不行了,一把老骨头不听使唤了……

一女人躲在后面悄悄说,有个小谭听使唤就够了。

众女人又笑。娄奶奶听出来她们看不起小谭做保姆,但是又羡慕小谭能自己挣钱。刚才她们就不断地问她,给小谭每个月开多少薪水,她没说,这是人家小谭的隐私,要说也该小谭自己说。接着就有女人问她,要是我去做,能挣多少?娄奶奶也没正面回答,只大概说了个数,强调了个人素质,品德呀,做饭水平呀,操作使用各种电器的能力呀,等等。女人们听了又有人问,做奶妈是不是挣得多?电视里说是好几万呐,还有月嫂……娄奶奶就说,我家没小孩子,我不知道。女人们就嗤笑说这话的人,咿,能挣恁多钱?你带着奶去,指不定谁吃哩……

居明媳妇家离小谭家不远,众女人随着娄奶奶过了两条街就各自散去了。在北京的时候,娄奶奶也去过郊区的“农家乐”,吃了喝了,上个厕所,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这次出门前,她也担心过厕所的问题,才让小谭催着小万提前打了个带孔的木凳子。谁知道,木凳子是有了,可惜厕所的地不平啊。

居明媳妇家虽然还没脱了农家院的格局,但是里面窗明几净,看得出居明媳妇是个勤劳爱干净的人。她的丈夫居明在城里做装修,是个小工头,小谭的丈夫小万原来就是在他手底下打工的。后来小万伤了腰,干不动了,居明还发给了小万一笔赔偿费。都是一个村的,不能让人戳后脊梁骨,居明媳妇说。

上完厕所,准备出门的时候,娄奶奶看见了一件熟悉的东西。桌子的里角,放着一个日本的数码相机,那是十多年前闪闪的爸爸戴志国出国回来送给闪闪的礼物,在当时还算个时髦物件。在相机的挂带上,闪闪配了两个红色的小草莓,至今还在上面。两年前,闪闪嫌它过时了,转手就给了小谭。后来奶奶知道了,还有过意见,她对闪闪说,我还没个数码相机呢,你怎么给了别人?娄小丽代替闪闪说,给姥姥的当然要好的,像那么个没什么像素的玩意儿,给了就给了。

后来娄小丽特地给她买了个小巧的据说像素高的相机,其实她也没什么机会用,凡是要照相的时候,都是孩子们带他们的相机来。

娄奶奶盯着相机看的工夫,居明媳妇也注意到了,她告诉奶奶,这是她管小万借来使的,用完就会还的。奶奶说,你用,你用,我没意见。

八、

中午过后,小谭的儿子回家来了。儿子叫万国兴。娄奶奶说,名字起得好!

万国兴是和居明的儿子居四海一起回家的。学校放了秋收的假。万国兴早先在妈妈和娄奶奶的合影上见过娄奶奶,奶奶在小谭的全家福上也见过万国兴,所以相见之下,两人都显得很亲切。娄奶奶说,小兴啊,娄奶奶是给你们添麻烦来了!

小兴说,没有添麻烦,我们请还请不到呐!

真会说话啊!以后可以去当电视台主持人了!娄奶奶笑了。

小兴说,那还得娄奶奶帮忙呐!

居四海回家放下东西也来看娄奶奶。

看我什么呀?娄奶奶问。

居四海说,看看城里的老太太什么样……

谁叫你来看的呀?

居四海说,我妈说的,看看人家城里的老太太,七老八十了,还恁白,恁嫩!

娄奶奶听了笑,问,那你看,我是那样吗?

居四海说,是。

娄奶奶本名为曹媛,是旧时燕京大学著名考古学家曹厚德的千金。解放前夕,她与进步同学一起,奔赴张家口解放区,加入了华北联合大学,参加了解放北京的政治攻势。就是在那次政治攻势活动中,她结识了某部宣传部长娄清泉。进北京后,他们结婚生女,相伴50年。娄清泉的官阶虽然不是很高,但是他给了曹媛一个衣食不愁的家。曹家最初并不十分看好一个没有稳定知识体系的共产党的宣传干部,但是,有一个稳定的工作生活环境,在刚刚剧烈动荡过后的社会里,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曹媛的实际学历截止在她出走离家的那一天,但是在她的人事档案中,她是大学毕业,因此在人才奇缺的建国初期,她顺利地进入了国家机关。

孩子们回来以后,小谭的婆婆又不知哪儿去了。娄奶奶就说,小兴,四海,你们能带我出去转转吗?看看村里……

两个孩子互相看看,万国兴才问,娄奶奶想看什么?

娄奶奶说,就是看看村里的风景。

万国兴说,那我们一起照照相去,行不?

娄奶奶说,好啊,可是,我忘记带相机来了,……

居四海说,我家有,我去拿。

居四海比万国兴小两岁,也活泼些。他取来相机,娄奶奶用心看了一眼,显然不是她刚才在居明媳妇家看到的那个。心想,他家有相机,干嘛还借小万的?

老少三人手挽手走出家门,迎面就看见远处大树下有一群人围在那里。娄奶奶想去看看,被万国兴拉住了。

他说,那儿没什么意思。

居四海也说,就是嘛,无聊得很。

娄奶奶问,人都在那儿干什么呢?

万国兴说,打麻将……女人们……他语气里透着不屑。

居四海说,我妈也在里边……

万国兴说,娄奶奶,村子东边有一处风景,特别好看。

老少三人便欣然前往。村子东边有一座小山坡,坡上郁郁葱葱的,都是不高的矮松低栢。上山没有台阶,只有一条蜿蜒的小路,老少三人缓步而去,轻松地上到山顶。娄奶奶四处望去,东面还有几个类似的小山包,把个平原搞得像个丘陵地带。万国兴安排娄奶奶坐到一处土台子上,退后几步,举起相机就拍了一张。他回放看了看,说,娄奶奶,你看,真清楚!

娄奶奶说,清楚就好!……来,咱们一起照!

居四海拿起自拍杆,熟练地卡在相机下边,和娄奶奶、万国兴并排合了影。

万国兴拿过来看回放,说,可惜拍不到后面的风景……

他拿过来给娄奶奶看,突然,他愣住了,脸涨得通红,他想立刻收回,却已经晚了。娄奶奶也看到了。那是万国兴的爸爸小万和居明媳妇抱在一起的亲密合影!娄奶奶一惊之下,立刻说,哎,小兴,你看见没看见,这山下边的风景,前有河流,后有小山,左青龙,右白虎哪!

眼见着万国兴将信将疑地把头转过去,娄奶奶顺势把他的身体扳过来,指给他看。万国兴惊魂未定,愣愣地望向远处那片从出生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风景。

居四海也凑过来,顺着娄奶奶的手指向山下看过去,问道,娄奶奶,你想说明什么?

娄奶奶说,自古中原多战事,这个地方物产富足,此乃兵家必争之地;所以说呢,这一片的几个小土丘,没准儿就是哪位帝王将相的坟墓呢……

居四海一皱眉头,搓起三道抬头纹,问,真的吗?

九、

农村早就没有炕了,这令娄奶奶有几分失望。她本来以为跟着小谭一到家就有热炕头坐,能坐在热炕上喝一碗棒碴子粥……那才是享受呢。所以,夜里她躺在小谭儿子万国兴的床上,心里有几分不尽兴。刚到达小谭家的时候,小谭就说,奶奶,俺家穷,你别笑话。娄奶奶忙说,不说这个,不说这个,穷不是你的错……看起来,小谭这个村的确不富裕,村口的大路虽然是水泥的,但一进村就是土路了;各家各户墙根下边的排水沟也是在接口处用几块石头或砖,整条沟还是土沟。村里的房子也是新旧交杂的,有红砖红瓦的大新屋,也有泥墙灰瓦的旧村舍。小谭家的房子是旧的,但是家里的电器还够新,除了没有洗衣机,其他的如冰箱、电视、电磁炉、电热水器也都全了。报纸上说,农村的逐渐富裕是一种“溢出效应”,就是说,城市富裕了以后,就会有财富像水一样“溢出”到农村,比如保姆工资,从800元慢慢涨到两千多一样,所谓大河满了,小河也有水了。……可是,难道永远要等到城里人有了钱才轮到农村的人吗? 

推荐 13